鸢卿凉夏

坑:【扒一扒我那群神奇的老师们】

【无题】已弃坑,大概会有以[无题]为背景的番外不定期掉落

【新月】已完结!

【扒一扒】不定时掉落,应该不弃

主吃雷卡☆

当然all卡向也完全OK
是个卡吹√

欢迎评论,评论=动力,你们来催更也不介意的啊[比哈特]

与君恋,随君远去

常年失踪人口短暂回归
各位看官尽兴
尝试一次逗逼欢脱风
这次可能短了点,下次加油
(*ゝ_●*)ノ=s=t=a=r=t===============
李白和庄周顺理成章地在一起了
李白至今不肯相信那个淡泊如仙的贤者会接受他的求爱
“那就在一起试试吧。”坐在大鲲上的少年低垂着头
杂乱的青丝挡去全部人探究的目光,然而李白还是看见了那人红得可以滴血的耳垂
这一切都像一场梦一般,不是么?
思绪飘飞,回归现实
稷下的小木屋外
孙膑捧着一本古书向那个无时无刻不在犯瞌睡的贤者请教问题
庄周无心答疑,左手轻抬,几只青蓝色的光蝶幻化而出
终究有些小孩子心性的孙膑瞬间被光蝶吸引了全部目光
“你将这几只光蝶抓回,我自会向你解答”
指尖轻颤,光蝶好似受了惊扰一般,四散飞开
孙膑嫩绿的眸子亮了又亮,机械翼挥动,追逐着一只光蝶好不快活
李白轻笑一声,走上前将摇摇欲坠的可人揽入自己怀中
熟悉的酒香包裹了庄周,唇角不自觉地微微上扬
“太白”“子休我在”
李白搂着庄周,静看远处的孙膑与光蝶嬉闹着
气氛安详和谐
像极了一家三口在一个温暖的午后一同出游
娇妻在怀,爱子在一旁玩耍……
这样想着,李白看向孙膑的目光不禁又多了几分慈爱
真真像是在看自己的儿子一般
突然,李白皱了皱眉,似乎发现了什么不妥
“子休,伯灵这样岂不是永远抓不到光蝶?”
孙膑的手无数次触碰到了光蝶的翅膀
却又每一次都径直穿过,复又绕过孙膑,继续飞舞着
“这就是我的解答”怀中人不知何时悠悠转醒
鎏金的双眸半睁,长长的睫羽在眼睑处投下一片阴影,让人看不清他的真实想法
“光蝶代表了那些美好的事物,每次接近都觉得可以将他牢牢掌握,不会离开自己,可是触碰到了之后,才会发现那光蝶永远都是可望不可即的,有的事情,远远看着就好了”
“那子休认为,爱情,算不算在这些美好的事物之中呢?”
李白将下巴抵在庄周肩上,棕色的发丝摩挲着庄周脸庞,引来一阵瘙痒
“爱情当然算美好的事物”庄周伸手按住了那颗毛茸茸的头
“子休大可放心,我李白,可是会一直陪着你的,所以那些什么‘可望不可即’是不可能的”李白握住了那只按在他头上的玉手
牵到唇边,逐个手指轻轻地吮吸着
指尖传来的酥麻使得庄周心头一悸,继而勾起浅笑
“太白,我们一起回长安吧”收回了光蝶,庄周装作漫不经心地说了一句
李白先是一惊,反应过来后转而大喜
“子休,你刚刚用了‘回’……”“夫子”
李白的话被赶回来的孙膑打断,孙膑表示很不解
刚刚还对自己喜爱得不行的剑仙大人怎么现在看他的眼神跟刀子一样?
“伯灵,你可有悟到什么?”
“回夫子,伯灵以为,光蝶就像美好的事物一般,虽然总在触碰之时落空,但却永远不会真正消失,他存在于人的精神之中,鼓舞人们去追求,去坚持,只要方法得当,总有一天,我会抓住那光蝶的!”
庄周笑而不语,只是揉了揉他的头,让他退下
孙膑走后,庄周浅笑轻语,“太白,事物都有两面性,于我而言,你就是那让我想追求的美好,所以……”
“子休,跟我回长安吧”
李白轻轻扳过庄周削瘦的双肩,注视着那人的鎏金双眸,湛蓝色的凤眸充满坚毅与柔情,其中闪过的点点微光,如同银河星海一般深邃,让人沉沦
庄周眸中笑意更深,“好啊!”
▁▂▃▄▅▆▇后记▇▆▅▄▃▂▁
“狄大人”身后巨大的飞轮与娇小的身躯很不相衬,毛茸茸的鼠耳彰显着魔种的身份
盛世以来,第一个入朝当官的魔种,王朝密探,李元芳
“元芳,对于李白四入长安,你怎么看?”高大的身影立在窗前,背手而立
“回大人,元芳……”用眼睛看!小密探抱拳半跪,斟酌着怎样说才能让自己的工资评定升上一级
“李白这次带的人来头可不小,稷下三贤,逍遥幻梦,庄周……”逆光看去,狄仁杰的表情模糊不清,从声音中也听不出喜怒
“元芳,”良久,在李元芳觉得再不起来腰就要断了的时候,狄仁杰终于发话了
“属下在!”“从今天起,你的任务就变成了监视李白的一举一动,一有异常就立马回来报告”
“属下遵命!”“哦,对了,千万别喝李白给的酒”“属下遵命!”“注意安全”“属下……诶?”
狄大人这是在关心他么?元芳猛的抬起头,想从狄仁杰脸上看出些许端倪,可是只能看见一个背影
“毕竟重新找个密探很麻烦”原来是这样
小元芳心里空落落的,为什么自己也说不上来,大概是好久没吃糖葫芦的缘故吧
“属下告退”
几天过后,李白和庄周的院子中却是这样一番光景
“先生,今天我们学什么?”
魔种少年趴在鲲上,托着下巴支起兽耳,一脸期待地看着青发男子
“今日我们学……”“子休,我回来了!”
李白风风火火地冲进小院,塞给元芳几个糖葫芦,然后将酒葫芦解下拿在手中尝了一口
“子休,上好的桃花酿,来一杯么?”“太白,等我教元芳学完《逍遥游》再说吧”
“先哼(生),胡(不)意(必)还(管)哦(我)……”元芳大口咀嚼着口中的美味,摆摆手示意可以忽略自己
“糖葫芦吃多了不怕蛀牙么?”“怀英大可放心,我家子休与神医扁鹊是故友,治疗免费”
来人纯黑的头发之中一撮绿毛格外显眼,面上虽然含笑但是周身暴戾的气场却丝毫不假
“狄……狄大人!”元芳一惊,刚忙从鲲上下来,半跪着身子,平日里心爱的糖葫芦掉了一地,大耳朵耷拉着,全身因为害怕而微微颤抖着
“从今天起,监视李白的工作我会换人执行,至于你,李元芳,”狄仁杰顿了顿,看着地上那个瑟瑟发抖不敢看他的娇小身躯,眼中闪过一抹玩味,清了清嗓子正色道
“滥用职权,秉公徇私,你可知错?”“元芳知错!”“当不当罚?”“当罚……”李元芳语气颤抖,带着哭腔
“罚什么都愿意?”“愿意!”元芳一咬牙,心一横,大不了不要工资了而已!他才不在乎!对!不在乎!
“那就罚你跟我回狄府,做我狄府的女主人吧!”狄仁杰眼角带笑,语气中容不下半分虚假
“属下遵……狄大人?!”元芳抬头,正撞上那人含笑的眉眼
发现那人并没有开玩笑后羞红了脸
心里比吃了好几串糖葫芦还甜什么的他才不会说呢
手中被放入一串糖葫芦,“以后,狄某的工资就拜托你了”
◢▆▅▄▃我是萌萌哒的分割线~▃▄▅▇◣
李白:“狄仁杰你放下我的糖葫芦!”
狄仁杰:“给元芳吃了”
李白:“妈的狄仁杰,关门!放鲲!”
鲲:“exm!?”

评论(2)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