鸢卿凉夏

坑:【扒一扒我那群神奇的老师们】

【无题】已弃坑,大概会有以[无题]为背景的番外不定期掉落

【新月】已完结!

【扒一扒】不定时掉落,应该不弃

主吃雷卡☆

当然all卡向也完全OK
是个卡吹√

欢迎评论,评论=动力,你们来催更也不介意的啊[比哈特]

甜文写多了可以开虐了,第一次尝试玻璃渣,希望各位看官不嫌弃

雨后的阳光带着几分慵懒,洒在了这片名为稷下的土地上
床上的人悠悠翻了个身,未被刘海遮住的左眉拧了拧
长翘如蝴蝶的睫羽抖了又抖,终于睁开了金色的眸
许久未见光日反而有些不适应这明媚的眼光
瞳孔被刺激得生疼,几滴生理盐水流出去后却也好受了许多
“子休,你醒了?”“李……”平日里反复念过千万次的姓名如今却像鱼刺一般哽在喉间进退不得
扁鹊推门而入,少了那个白衣潇洒的棕发少年
那个在他醒后,第一时间与他说话的人
那句再也熟悉不过的“子休,你醒了?”此刻也变了味道,毕竟没了他含笑的眉眼,少了他怀抱的温度
“子休,你还好么?”扁鹊将手中的伤药放下
“越人,我……让我一个人待一会吧”少年低下了头,被子中的手紧握成拳,不想说些什么
“好,有事让鲲来找我”扁鹊离开了,关上了房门
少年再也忍不住了,泪水同断了线的珠子一般停不下来
原本狭小的屋子没了他的身影显得空旷极了
仿佛连眼泪落地时都有了回音
他不在了,他再也回不来了
落日余晖下,他咳血却依然带笑的嘴角
因剧痛紧皱的眉
倒下的身躯周围被鲜血染红的土壤
“子休以后别哭了,我怕我再也不能帮你擦掉眼泪了”
“我们子休啊,笑着可好看了”他用带血的手轻轻按平他的眉头
“子休,我有点困了,借你怀抱睡一下”
“真对不起啊,明明说好了,要一直保护你的”
“小子休,最后为我,笑一次吧……”
“子休,我心悦你……”少年的声音越来越弱,到最后已经没了呼吸,失了温度
一动不动,真像睡着了一般
从此,
世间再无王者峡谷的庄子休,只是多了个稷下三贤
他叫庄周

评论(4)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