鸢卿凉夏

坑:【扒一扒我那群神奇的老师们】

【无题】已弃坑,大概会有以[无题]为背景的番外不定期掉落

【新月】已完结!

【扒一扒】不定时掉落,应该不弃

主吃雷卡☆

当然all卡向也完全OK
是个卡吹√

欢迎评论,评论=动力,你们来催更也不介意的啊[比哈特]

一道酒鱼请君食❤

(感谢二货李白师傅的脑洞ovo)
李白一向不把强敌放在眼中
一次匹配的时候
正当李白的队友们在各路对线清兵苦于发育的时候
李白已经在野区里混得风生水起,打算单挑大龙了
可当李白和暗影主宰同为残血且李白又被一下拍上天的时候
李白想,下次至少要带一个辅助,坦克也行
只要他落下,就可以回家读秒了,真麻烦啊
不知从何而来的光蝶围绕在了他身边
充满生机的绿光在他身上一闪而逝
血槽之中又添了两格
李白惊讶转头
一个骑着蓝色大鲲的碧发少年正托着腮帮子看着他
身边的光蝶跟刚刚围绕在他身边的几只一模一样
“庄周?”那碧发少年没说什么,只是站在他面前替他挡下了所有攻击
“战斗中别分心啊,太白兄”那少年偏过头笑着,然而刚出了第一件神装的他在主宰手下却也只是几个瞬息之间,血槽就空了大半
李白如梦初醒,几剑下去,全队增加经验和金币的系统提示出现了
同时,再一次体验了飞升的感觉之后,李白瘫坐在了地上,喘着粗气看着一旁的庄周
青蓝色的长袍上多了几分灰尘,鲲身上的爪痕正往外渗着血珠,少年的头发略显凌乱,但脸上依旧挂着笑
“为什么不躲?”李白皱了皱眉,他突然没来由地讨厌那张笑脸,那么狼狈,为何还要笑
“我要是躲了,受伤的就是你,你可是主力”庄周还是在笑,身下的鲲有些不安地晃了晃
“好困……”庄周有些主力地眨了眨眼,趴在鲲上睡了过去
后来,李白带着鲲和庄周回了泉水
据说那天,李白抱着剑守在庄周身边的样子像极了一个侍卫
庄周觉得最近总是能看见李白
他在中路守着塔,李白打野之余就会去中路偷塔
他去上路支援辅助,李白就在他的必经之路上单挑大龙
他到下路去清理兵线,李白却追着背黄色包袱的野怪打个不停
庄周骑着鲲,半梦不醒地赶去下路清理兵线
中途路过暴君,一串小蝴蝶过去,收了对面刘备张飞关羽辛辛苦苦打到残血的怪
紧接着便被关羽一刀顶飞
庄周迷迷糊糊地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等过了一会清醒明白了之后
鲲已经带着他躲进了塔下
关羽又是一刀,庄周出了塔
落进了三人的包围圈
庄周慌乱地放了大,同时五道剑气替他解了围
“大河之剑天上来!”
“李白!你不要多管闲事!我们只要庄周人头!”
张飞一击击碎了地面,带有几分恐吓的意味
“这闲事,我管定了!”
李白回头看了一眼被打得只剩血皮的庄周,他似乎察觉到了自己的目光,抬起头冲着自己笑了
李白没来由的心下一痛,握着饮血剑的手骨节泛白,不知何时红了眼眶
将近酒两下突进,在三人围上来的瞬间却又回到了原点
神来之笔画出青莲剑阵,将三人圈外阵中
“将近酒,杯莫停!”又是一串的连招,李白解决了刘备关羽,却对着魔种血脉觉醒了的张飞无能为力
不甘心啊……
看着两个人同样空了的血槽,李白持剑挡在了庄周面前,“动他,先跨过我的尸体!”
靠在塔下休息的庄周此刻睁了眼,逆光看去,李白的声音越发高大
张飞的右手带着足以击裂大地的恐怖力道拍上了李白的肩头,预料之中的疼痛没有袭来,蓝色的光蝶轻盈的随风舞动
背后突兀多出的蝶翅免去全部的伤害
大鲲身下的水波还在荡漾着,绿色的光芒再次闪过
“还好,赶上了……”庄周承认他怕了
他怕自己看不见那一袭白衣总是在自己的视野里持剑厮杀
他怕自己每次放了治疗术后没有人过来揉揉他的头说谢谢
他怕那个把他护在身后的刺客突然倒下,却告诉他自己没事,让他快跑
他怕自己来不及说出那几个字那个占了他心的人就不在了
李白笑了,蓝色的眸子温柔得仿佛能滴水
张飞再强,也敌不过免伤时的李白,第三击的青莲剑歌终究将他击垮
李白回身,来到庄周面前,半蹲下身子与坐在鲲上的庄周视线相平
伸出左手搭上他的头,掌下的发丝柔软顺滑
“回城吧,有我守着呢”他笑得宠溺,语气温柔像是在哄一个孩子
庄周倔强地摇了摇头,眼眶中的泪水决堤而下,哭得李白心疼
“哭什么呢,这不还有我么?”李白将庄周抱个满怀,轻轻拍着他的背帮他顺气
“要是有一天,你不在了怎么办……”庄周哽咽着,生怕有一天这个人离他而去
“不会的,你记住了,要是有谁想动你,先跨过我李白的尸体!”李白扶正庄周,擦去了他颊上的泪痕,看着庄周那双被泪水洗刷过的清澈眼眸,李白郑重其事地说着,仿佛在立下一个誓言,一个需要用一生实现的誓言
庄周傻了,这样的李白他没见过,可是却是他最喜欢的样子
“不明白么?”李白叹了口气,捧起庄周的脸吻了下去
“就是说,以后,你就是我的人了”
“子休,我心悦你。”

评论(16)

热度(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