鸢卿凉夏

坑:【扒一扒我那群神奇的老师们】

【无题】已弃坑,大概会有以[无题]为背景的番外不定期掉落

【新月】已完结!

【扒一扒】不定时掉落,应该不弃

主吃雷卡☆

当然all卡向也完全OK
是个卡吹√

欢迎评论,评论=动力,你们来催更也不介意的啊[比哈特]

扁鹊庄周愿你喜❤

1.听闻有人长睡不醒,活在梦中
扁鹊认为也许是得了什么怪病
于是在某个午后,扁鹊找到了坐在鲲上梦游的庄周
晶莹的蓝蝶在他身边围绕着
青蓝色的宽松衣袍柔软舒适
头随着鲲的运动一点一点
扁鹊一瓶麻药过去,鲲抽搐了一下不再动弹
扁鹊伸手碰了碰庄周,想检查他是否睡死了
入手的感觉是不同于死人的一片温热
扁鹊心头一悸,庄周因为他的触碰微微挪了挪身子
口中呢喃着含糊不清的梦话
“我就是……蝴蝶……”
扁鹊第一次开始紧张,忘记了自己来时的意图仓皇而逃
只留下被麻药麻到无感的鲲和鲲背上的庄周
2.庄周最近睡得很不安稳
因为他总梦到一个黑白头发带面罩的男人看着他
每每这时
他在梦境中畅游的快感总会消失
只有那个男人时不时地碰碰他,或者揉揉他的头
这是从来没有过的
3.扁鹊看着敌方队里的庄周失了神
哪怕在战斗的时候他也是一副睡不醒的样子
跟在孙尚香的身后甩个小蝴蝶用个治疗术倒也活的不错
正在中路对线的扁鹊因为这一时的失神被孙悟空三棒敲死了
他看着孙悟空叫来了庄周守塔然后自己去了上路
心底是无法掩盖的喜悦
“扁鹊你去中路把庄周干了”正在野区里帮敌方孙尚香打野的刘备突然说了这么一句话
“你把孙尚香杀了我就考虑一下”扁鹊所有的攻击都躲开了庄周
庄周活到了最后
4.“扁鹊鹊……”庄周满眼泪花地敲开了扁鹊的门
怀中是有着明显勒痕和灼烧痕迹的鲲
扁鹊记得,几周前,庄周抱着被烤了的鲲来找他救鲲
是因为周瑜想知道小乔喜欢着谁
庄周可以进入别人的梦,而梦中的人是不会说谎的
“周瑜?”庄周低垂下眸子摇了摇头,眼眶中的泪水打了好几个转就是倔强地不落下
“那是谁?”庄周抬头,双唇动了动终于嗫嚅着说出了两个字,“救鲲”
扁鹊按了按突突跳动的太阳穴,从最显眼的架子上拿下了治疗烧伤的药喂了鲲,然后取下药膏给鲲抹上
“谢谢……”一旁的庄周轻声道谢
“傻瓜,跟我说什么谢谢?”
5.扁鹊终于知道是谁绑了鲲
崇尚着知识就是力量的安琪拉
那个峡谷里除了周瑜以外的唯一一位火系法师
扁鹊将面罩拉高,带着药箱离开了
后来安琪拉被叠了五层毒
濒死之时被蔡文姬发现躺在自家的草丛旁,救回了命
6.庄周装作不经意的样子路过了扁鹊的家
“鲲又受伤了?”
“没……”
“那你来干什么?”这是庄周第一次不是因为鲲受伤来找他,扁鹊拉高了面罩,声音中带了几分的喜悦,终于有了些情感
“安琪拉被人叠了五层毒然后扔在了蔡文姬家旁的草丛里,是你干的吧”
庄周低头不去看他,额前的碎发挡住了金色双眸,周身飞舞的光蝶也显得有些黯淡
“是我干的,所以你是来指纹我的?”扁鹊的声音中又没了感情,甚至比之前还要冰冷几分
四下无言,庄周支在膝盖上的双手又握紧了几分,原本平滑无比的青蓝色绸衣此刻终于有了褶皱
面罩下的嘴角勾起一个讽刺的角度,终究是自作多情了不是?
“你可以走了”
扁鹊的话打破了凝重到几乎可以化水的尴尬气氛
“扁鹊你这是何苦?”长叹一声,拍了拍身下的鲲,庄周离开了那个曾经即使闭着眼睛也可以找到的屋子
但,毕竟是曾经
7.“你这是何苦?”看着这个创造了自己的怪医,白起抢过了扁鹊手中他看了三天两夜的药
“你一个没有血的兵器懂什么!?”扁鹊第一次失了仪态地大吼
白起愣了愣,脑海中第一秒浮现的却是那个白发男子唇边温润的笑,“成为我最锋利的兵器可好?”
白起摇了摇头,甩去了突然冒出的想法
“想去找他就去,别后悔了一生”扁鹊突然笑了,笑得疯狂,笑得绝望
“找他就能改变这一切么?就算我告诉了他我喜欢他,又能有什么用?”
8.庄周不知何时出现在了扁鹊屋中
身边的蓝蝶流光溢彩,慌乱地上下翻飞
“至少你能知道我也喜欢你……”庄周的声音微不可闻,却像火苗一般点燃了扁鹊三天来黯然无神的眸
“你,你再说一遍?”扁鹊快步走到庄周面前,一把握住了庄周瘦小的肩膀,手因过分的激动而有些颤抖,力道却轻柔无比,生怕一个用力这个美梦就碎了
“我也喜欢你”长长的碎发遮住了右眼,可左眼中透出的坚定却是丝毫不假
“太好了,庄周,我……”“不过,想追我,先把鲲搞定啊”庄周笑起来的时候颊边的酒窝可爱极了,让人忍不住想吻下去
扁鹊也是这样做了
9.“没事,你家鲲好对付的很,一瓶麻药过去就够了,倒是你,要我几瓶春药呢?”

评论(4)

热度(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