鸢卿凉夏

坑:【扒一扒我那群神奇的老师们】

【无题】已弃坑,大概会有以[无题]为背景的番外不定期掉落

【新月】已完结!

【扒一扒】不定时掉落,应该不弃

主吃雷卡☆

当然all卡向也完全OK
是个卡吹√

欢迎评论,评论=动力,你们来催更也不介意的啊[比哈特]

【雷卡糖罐48h】Be brave and sincere.

♪雷卡糖罐企划7h

 

♪拉低最低标准,自己也不知道在写什么系列


♪标题与内容没半毛钱关系

 

♪雷卡已交往设定,卡仍为学生

 

♪OOC归我,他们属于彼此[比哈特]

 

    1.

卡米尔顺着插销将耳机从书堆下扯了出来,期间还顺势勾了一本参考书,整个书堆因为这一变故晃了晃,最后终于归于平静。

 

插销被固定在了耳机口,卡米尔调出了自己的歌单将音乐控制在了30%音量处。

 

空调保持着大功率的运作,窗内外的温差是玻璃上一层水雾的形成原因。

 

一行又一行的专业术语被敲在了电脑屏幕上,卡米尔放在键盘的手指顿了顿,似乎在斟酌下一句话。

 

窗外,各样的店铺都在门上贴了白胡子老人的画像,从玻璃橱窗外看进去,还有不少在墙上挂了彩灯。

 

最引人注意的还是街角处的那家奶茶店。

 

塑料叶子的圣诞树上缀着金箔纸包裹的方形泡沫,精心绑成蝴蝶结样式的绸带装饰里藏了小灯泡,一闪一闪的好看极了。

 

整个城市都笼罩在了一种欢快的节日气氛下。

 

就连卡米尔的老师——向来认真严谨的丹尼尔教授也向他提出了推迟收取论文的意见,美名其曰为圣诞假期。

 

卡米尔呢?只是摇了摇头谢绝了这份好意。

 

最后一个句号被打了上去,保存在了名为[结业论文]的文件夹里,卡米尔动了动鼠标,整个文件夹被打包发进了丹尼尔的邮箱里,那边的回复也很快,来自丹尼尔的对话窗口弹了出来,内容也很简单。

 

丹尼尔教授—21:08

好的,接收到了。

 

丹尼尔教授—21:08

圣诞快乐,卡米尔。

 

无定之躯—21:09

麻烦您了,圣诞快乐。

 

卡米尔不过圣诞节,对方的祝福也只是听听。

 

至于最后一句,也不过是客套话,用来作为结束再好不过了。

 

将对话窗口最小化,卡米尔也没急着下线,反而是点开了另一个人的消息。

 

没有备注的用户名仅是简单的三个字母,卡米尔熟练地敲过去了一句话。

 

无定之躯—21:13

大哥,什么时候回来?

 

2.

漆成黑色的实木办公桌上,被人随手放在一旁的手机自己亮起了屏幕。

 

雷狮却没管这个,只是再一次对帕洛斯的提议投了否决票。

 

“老大,好不容易过个节,大家一起图个热闹嘛。”“得了吧,这热闹我不爱凑,还是留几天等到跨年夜吧。”

 

雷狮摆了摆手示意他退下,放下手臂的同时将震了第三遍的手机捞了过来。

 

来信人的备注简单的很,仅一个“A”却象征了最无可替代的位置。

 

A—21:13

大哥,什么时候回来?

 

这边帕洛斯浅色的眼珠来回转了几遭,偷瞄了几眼上司的手机屏幕后又来了主意。

 

“老大,别这么死板嘛,就当让卡米尔来公司混个脸熟也不错?”雷师听了这话之后连目光都没移,指尖贴上屏幕飞快动了几下。

 

RAY—21:19

马上。

 

“以后机会多得是,不差这么一次。”就在帕洛斯以为雷狮又是用沉默拒绝了他的时候得到了这样的回答,不过两者也没有什么区别就是了。

 

“而且我雷狮的弟弟,用跟别人很熟吗?”雷狮收了手机,起身将搭在椅背上的外套取下后用下巴点了点门口的位置,帕洛斯耸了耸肩膀,他的提议又被人家一票否决了。

 

没办法,谁让人家是老大来着?

 

帕洛斯早就做好了无功而返的准备,可就在他按上门把手的一刹那,雷狮轻飘飘的一句话却又从他背后砸了过来。

 

“晚会上别忘了多备点酒。”雷狮心,海底针。

 

雷狮是怎么想的就连他自己也不知道,更别提帕洛斯了,帕洛斯可不敢下海捞针,老大说什么他去做就是了。

 

反正,他也乐在其中。

 

3.

今天早上,今年的第一片雪花落在了卡米尔耳尖,本就微微发红的耳廓更加鲜艳了几分。

 

卡米尔拉高围巾的同时将帽檐也一压再压,最后勉强捂住耳根。

 

大红色的围巾护住了脖颈和半张脸,呼出的白色水汽正好撞上一团雪粒,两者一起化在了稀薄的冬雾之中。

 

今年这第一场雪来得突然,也来得猛。

 

明明天气预报还说着今天将会有暖流经过,结果初雪就替城市换了新装。

 

踏进校门的同时,卡米尔就发现这场雪不仅没影响任何人的心情,相反,每个人看起来都开心的很。

 

卡米尔微眯着右眼,视线一转就看见正对校门的大礼堂门口被人立了棵松树。

 

不落雪的圣诞节可没什么乐子,天气预报连续几天的晴天升温可是扫了许多人的兴。

 

好在今年的圣诞还是等到了一场大雪,难怪会这么开心。

 

“啊!卡米尔,明天的圣诞晚会你真的不来参加吗?”看着从远处跑过来裹得像个粽子一样金,卡米尔选择性地忽视了对方眼中满到快要溢出来的期待摇了摇头。

 

“我不过圣诞节。”

 

是了,卡米尔不过圣诞,从很小的时候开始就不过了。

 

当与卡米尔同龄的小孩都在床头上挂着巨大的礼物袜并许下了不同种的愿望时,卡米尔早就上床睡觉了——他的时间表里没给他留出做这个的时间。

 

“啊—好可惜,那跨年夜呢?这个总该过的吧!”看着对方并没有因为自己的拒绝而失望太久,卡米尔突然有点羡慕这个单纯的大男孩。

 

“与大哥一起过。”金在得到了这样的回答之后明显纠结了一会,他是很想跟卡米尔一起来着,但是...但是好不容易可以与家人一起...

 

“那好吧!祝你和你大哥...”金突然觉得直接祝快乐似乎在语法上很别扭,于是他凭借着异于常人的脑回路很快就找到了替换的词,“祝你和你大哥幸福!”

 

4.

为什么不过圣诞呢?

 

因为他是卡米尔。

 

是雷家的异姓人,是私生子。

 

是最不受欢迎的存在。

 

所以他挂在床头的礼物袜永远不会有大人假扮成圣诞老人塞进礼物。

 

那还不如不挂。

 

跨年夜也是如此。

 

当在外奔波了一年的雷家人欢聚一堂,大人们坐在酒桌上谈天说地,小孩子则三五一群凑在一起寻着乐子。

 

只有卡米尔,在最不起眼的角落里捧着借来的书,独自一人听着大钟敲过十二响。

 

他不能提前退场,大人和孩子们虽然并不会注意到他但是值班的女仆会。

 

她们会斥责卡米尔的不守规矩擅自离席,伴随而来的甚至还有对他私生子身份的嘲讽。

 

比起这些,卡米尔宁愿违背自己的作息规律独自待到凌晨。

 

大厅里热闹得很,可热闹的是他们,卡米尔只能独自待在光后的阴影里,直到他遇到了雷狮。

 

雷狮从光前走过来,带着不可一世的桀骜不驯,用最暴虐的雷光将卡米尔所处的阴影世界吞噬殆尽。

 

比卡米尔高了不止半头的三堂兄一把夺去了卡米尔手中的书,拉着他走到了门外。

 

新年的钟声伴随着烟花炸开的声音响起,卡米尔看着对方不断开合的双唇什么都没听清。

 

除了那个重重刻在了他生命中的名字——

 

在那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不管发生了多糟糕的事还是多开心的事。

 

卡米尔脑海中出现的第一句话都是:要是雷狮大哥在就好了。

 

所谓的“爱”,也不过是这样的定义。

 

5.

“咔哒—”

门把手转动的声音打断了卡米尔的回忆,玄关处的灯被人打开,男人修长的身影在暖光中清晰可见。

 

“大哥,欢迎回来。”雷狮点了点头,弯腰换掉了皮鞋之后直接拉了卡米尔入怀。

 

卡米尔也习惯了自家大哥奇特的充电方式,甚至还主动伸手环上了雷狮僵硬的腰背。

 

“辛苦了。”

 

雷狮在他颈窝处蹭了蹭,柔软的发尾互相摩挲着,雷狮只觉得心痒痒的。

 

“卡米尔,明天平安夜,公司有个晚会,陪我参加。”不是询问,不是命令,普普通通的陈述语气收敛了对外的全部强硬,仅因对方是卡米尔。

 

“大哥不是不过圣诞来着?”“偶尔放松一下也不错。”得到的依然是充满了雷狮风格的回答,因为想做,所以做了。

 

就如同当年拉上了卡米尔去看烟花一样,哪有那么多的为什么?

 

“嗯......”雷狮在他耳畔轻笑出声,温热的鼻息喷洒在卡米尔常年与阳光隔绝的白皙颈侧。

 

卡米尔耳根处的一片肌肤迅速泛了红,雷狮也不急,故意放慢了语速一字一顿。

 

“怎么样?考虑得如何?”卡米尔不能推开雷狮,只能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然而打着颤的尾音还是将他全部出卖了。

 

“时间不早了,大哥该去休息了...”听着怀中人发飘的声线雷狮心情大好,干脆一手按上他脑后将人定在了心口位置。

 

“那明天的晚会...?”卡米尔深吸一口气,鼻翼间全是雷狮身上独有的味道,“我知道了,还请大哥明天来接我。”

 

6.

雷狮公司的晚会一直持续到了十一点半,比卡米尔那张作息表上的最后一个时间点还晚了一个小时不止。

 

所谓的晚会也不过是大家聚在一起吃吃喝喝玩了一晚上,雷狮干脆将善后的工作都交给了帕洛斯。

 

等雷狮拉着卡米尔出来的时候,鼻尖上正好落了一片雪花,今年圣诞节的天气真是让人惊喜连连。

 

在电视台报出天气回暖后的日子却迎来了连着的两场大雪,一场送了城市一身银装,另一场却送来了一个雪中的平安夜。

 

两人并排坐上出租车后排时,突然靠过来的雷狮吓了卡米尔一跳。

 

就算知道晚会上一定少不了喝酒,卡米尔也不会担心雷狮会醉倒需要自己把他背回去的地步,只是现在...雷狮这是醉了?

 

“别瞎想,我就靠会。”卡米尔还没得出结论,雷狮就把标答扔给他了。

 

喝了酒的人或多或少都会有点反应,雷狮也一样。

 

况且这样一个绝妙的借口,雷狮怎么会放弃呢?

 

7.

当卡米尔付好了钱,雷狮已经自觉从车里钻了出来,站在家门口无声催促着卡米尔。

 

店铺都关上了们,仅剩几户人家挂在阳台上作装饰的彩灯还在不知疲倦的闪烁着。

 

小灯泡都是温暖的黄色,从玻璃窗内折射出来的光线将飞舞着的雪花都染上了一层暖意。

 

卡米尔将门打开,手也伸向门后的墙壁摸到了吊灯的开关。

 

“卡米尔,别开灯。”雷狮低声叫停了他的一切动作,领着他直接坐在了窗边的暖气前。

 

背后的温度催起了睡意,要不是卡米尔还坚持着要睡到床上,他恐怕已经直接睡过去了。

 

太晚了...卡米尔不知道雷狮想做什么,可是翻涌而来的困意让他很难理清思路,明明想问,却又什么都问不出来。

 

“大哥...”卡米尔有哥哥,同父异母的那种哥哥,然而他只叫雷狮大哥。

 

雷狮也知道卡米尔与家里的尴尬关系,所以当年他离开的什么都没带,除了卡米尔。

 

卡米尔从小就是独来独往,长久以来的孤独让他形成了现在这样冷淡的性格。

 

因为不用与别人交流,因为不会与别人交流。

 

雷狮当然不放心把卡米尔一个人那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家里。

 

卡米尔唤出一句大哥之后就没了下文,他到底想说什么?他自己也不知道。

 

8.

看着身边陷入沉默的卡米尔,雷师突然将手搭上他发顶,强迫着他转过视线与自己对上。

 

“卡米尔,你可要记住了。”

 

“我雷狮,从过去到现在,从现在到未来,是个会永远陪着你的好哥哥。”

 

“嗯...”少年模糊的鼻音从围巾后传来,他太困了。

 

“还会是你唯一的恋人。”

 

红色的围巾在地板上堆起,浓重的酒气随着雷狮的舌尖一起撬开了卡米尔松咬的牙关,酒精微醺着两人敏感的神经末稍。

 

屋外,敲过十二响的大钟宣告着圣诞节的到来,现在已经超过卡米尔那张作息表上的最后一个时间两个小时了,或许今晚还会超出更长的时间也不一定,谁知道呢?

 

9.

The last—

 

人们都说雷狮狂傲不羁,可他们不知道的是


不羁只因本多情

 

而雷狮的情,全多在卡米尔身上了。


END.


♪下一棒→ @小菠萝栗 


评论(5)

热度(1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