鸢卿凉夏

坑:【扒一扒我那群神奇的老师们】

【无题】已弃坑,大概会有以[无题]为背景的番外不定期掉落

【新月】已完结!

【扒一扒】不定时掉落,应该不弃

主吃雷卡☆

当然all卡向也完全OK
是个卡吹√

欢迎评论,评论=动力,你们来催更也不介意的啊[比哈特]

【狼人杀】新月.4

♪重度OOC

♪orz文笔……凑合看吧……

♪不出意外的话下篇完结

♪继续爆肝,扒一扒周一应该会有一篇更新……

part.13

  第三个白天如约而至,失去了解药的卡米尔已经无法在晚上知道是谁死去了,他只能在丹尼尔询问他是否选择使用诅咒的时候木然地摇摇头

  女巫的披肩被他紧紧拉好,他只能祈求这场游戏早些结束,他现在已经没有了自保能力了

  雷狮依旧是那副无所谓的样子,似乎一点都不关心他人的生死,对他来说只要每天能看到卡米尔他就安心了

  剩余的人聚在了一起,今天缺席的人是银爵,他被自己的锁链缠紧了脖颈挂在了房梁上

  房间内的装潢和紫堂幻的一模一样,白墙白床,唯一不同的就是纯木书桌没有被漆上任何颜色

  银爵的脸上满是狼爪留下的痕迹,白色的眼珠被挖了出来,神经却仍旧连着,眼球挂在眼眶外就像鬼屋里常见的女鬼一样

  生存者越来越少了

  安迷修仍旧努力地将银爵放了下来,白色的床单掩盖了他的一切,跟紫堂幻的结局一样

  「卡米尔,有兴趣跟我去一个地方么?」凯莉突然地出现让卡米尔吓了一跳,面对这个笑得灿烂并用右手搭上了自己肩膀的女生卡米尔保持着一定的警惕

  「别害怕嘛卡米尔,」凯莉冲他眨了眨眼睛,「我可打不过你,更打不过你大哥,再说了,狼人也不能在白天行动不是么?」

  卡米尔仍旧没有回应她的邀约,甚至将披肩拢紧几分退后一步站得离雷狮更近了些,第一天紫堂幻死的时候凯莉几近崩溃的状态卡米尔看得一清二楚,而在下午,她却又像一个没事人一样吃着棒棒糖帮着他们推出了蒙特祖玛

  帕洛斯的那句[他们是同类]更让卡米尔不得不对凯莉抱有警惕之心

  似乎是看出了卡米尔在担心什么,凯莉再次耸了耸肩,「还不行的话你可以让雷狮陪着你一起去啊,我保证不会对你们做什么的」

part.14

  最后还是来了

  卡米尔看了看自己身边的雷狮拉高了披肩叹了口气,而雷狮则是一把揉上了卡米尔的头

  「别怕,有大哥在」

  卡米尔当然不是在害怕,他只是觉得越来越理不清头绪了,夜间怪异的童谣也好,毫无规律的死亡目标也好,就连诡异的死法也让他摸不着头脑

  「好了,我们到了!」前方凯莉的声音传来,在森林里走了半天之后他们终于到达了目的地——墓地

  丹尼尔正站在那里将银爵的尸体放进他刚刚挖好的坑内,看见他们之后愣了一下,转而就将目光放在了凯莉身上「是来祭拜紫堂幻的么?」

  「嗯哼,丹尼尔大人能否先离开呢?我想单独跟他待一会」凯莉灿烂的笑容丝毫没变,就连说话的语气都没染上半点落寞

  丹尼尔迅速将银爵埋好,回答着当然可以就离开了墓地所在,进入了森林

  「凯莉,你把我们叫到这里来的目的是什么?」来的路上卡米尔就已经跟雷狮商量好了,由他跟凯莉交流,丹尼尔走远后卡米尔就发问了

  「没什么啊,就是让你跟我一起来看看紫堂幻」凯莉背对着卡米尔蹲在了紫堂幻的墓碑前,自顾自地说了起来

  「当我知道你是女巫的时候,我就想问你,你为什么不救他」凯莉没有回头,只是将手抚上了墓碑上紫堂幻的名字

  「后来我想,就像紫堂幻对于我一样,你也有对你来说很重要的人,紫堂幻对你来说只是个陌生人,你不认识,不在乎,自然不会把这唯一的机会用在他身上」

  「可是啊,我在乎哦」凯莉突然转过身子,黑墨一般的长发在空中扬起优美的弧度,无数星星一样的金属飞镖快速袭向卡米尔,可是在还没有碰到卡米尔的时候就被无数电流拦截了

  高压的电流劈向凯莉,而对方也坐上了星月刃快速躲开了全部攻击

  「哎呀呀,失策了,还以为能更快一些呢,真不愧是雷狮啊」凯莉的笑脸依旧没变

  她在高空之中俯视着两人,雷神之锤也被高高举起,一瞬间乌云密布,电闪雷鸣之间,凯莉笑声却从没停过

  「星月魔女?呵—」牢笼一般的雷电劈下,星月刃应声破碎,凯莉依旧不急,道了句拜拜之后直接钻进了老骨头之中扬长而去

  

part.15

  「可笑的鶸」雷狮看着离去的凯莉没有继续追击,转头看着身侧的卡米尔,在确定他没事之后也选择了离开

  卡米尔看着地上散落的星月刃碎片和星镖,他有点没搞懂凯莉的目的是什么,如果只是为了杀了他为什么还要带上雷狮呢

  她没有正面对抗自己的能力更不用说跟雷狮对上了,况且……

  卡米尔蹲下身子将星镖拿了起来,就凭这么几个飞镖想杀死一个人,恐怕也不可能吧?

  被雷狮电击过的星镖脆得很,卡米尔还没翻看几次就碎开了外壳,里面露出的一个铜黄色金属制品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卡米尔加大了力道将外壳全部捏碎,一把钥匙就落了出来,砸在地面上发出一声钝音

  一把钥匙,恐怕凯莉一开始的目的就是这个,她想把这把钥匙给他

  这是什么钥匙?

  与它相匹配的锁在哪里?

  凯莉为什么要给他?

  一个接一个的疑问从卡米尔的脑中冒了出来,他真是越来越不明白了

  将钥匙放进了口袋中,最后回头看了一眼墓地,蒙特祖玛和雷德的紧挨在了一起,紫堂幻和银爵的则是随意分布在了两边

  如果他不是女巫,如果他没有了解药,他也会躺在这里,跟所有死去的人一样,会有人记得他么?

  卡米尔不知道,他也不想知道

  他想活下去,和雷狮一起活下去,离开这里

part.16

  崭新的圆桌摆在了原处,十三把椅子不多不少,只是上面已经空出了好几个位置,不安笼罩在村庄上空

  第三次了,他们又要将不明身份的昔日同伴推向死亡,这场游戏最后的结果到底是什么,没有一个人知道

  「死者是银爵,排行榜第三的强者,根据死后被悬挂在高处的情况看来,很有可能是仇杀」这次先开口的却是格瑞,金在他身旁低着头,草帽挡住了全部人的视线

  「说说看吧,在场有谁跟他打过交道?」全部人的视线都集中到了帕洛斯的身上

  「喂喂喂,你们不会以为是我干的吧?」骗子就是骗子,哪怕被全部人针对都没有露出任何难堪的表情,反而是眨着无辜的双眼反问了回去

  「如果我真的是狼人,对我一直都有生命威胁的是雷狮老大才对吧?我为什么要等到这种时候才开始报复啊,而且还是报复一个只与我有过一面之缘的人?」帕洛斯摊开双手表示自己的清白,一旁的佩利也跟着点了点头

  「是啊是啊,帕洛斯这家伙才不会犯这种低级错误呢!」

  「哼,你凭什么证明雷狮不是你的同伙呢?」「我能证明哦~」窝在椅子里的少女将棒棒糖从口中拿出,蔚蓝色的眸子弯起后伸了个懒腰,头上红火色的狐狸耳朵随着她的动作抖了抖,毛茸茸的尾巴也从腰间绕了出来

  「狐狸的身份证明,够直接了吧?第一天晚上查出来的三个人全是好人呢,真是让我失望,能力都没了,雷狮,佩利,嘉德罗斯,这三个可是我钦定的好人」火红色的耳朵又抖了抖,凯莉将棒棒糖又放回了口中,「好啦,你们继续吧」

  雷狮的好人身份已经坐实了,嘉德罗斯再怎么怀疑他都是没有用的了,海盗团里,卡米尔是女巫,雷狮和佩利刚刚被坐实了好人身份,唯独落下的帕洛斯同时也是最有嫌疑的人

  真不知道是该谢谢你还是该讨厌你呢,凯莉

  帕洛斯绚烂的花瞳眯起,指节敲击着桌面,一下接着一下

  「帕洛斯,我们可是同类哦~」凯莉看着他,将第一天投票时的话还了回来,帕洛斯明白了什么,偏过视线看着身旁仍然搞不懂状况的佩利,放弃一般将自己狠狠地投进了座椅中

  「我能说的只有这么多了,信不信就不是我的事了」

  骗徒似乎是第一次这么早就放弃了抵抗,乖乖在座位里垂下目光看着自己的指尖等待着最后的结果

  这恐怕是最没有头绪的一次投票了,没有任何线索,就连死者也是一向独来独往,与他人几乎没有交集的银爵

  但——总要有人离开

  「各位参赛者们,投票的时间到了,请做出最后的选择」丹尼尔浮在高空中,地上的人看不清他的表情,只隐约听着那尾音带了点喜悦

  每个人都纠结着这次的投票对象,没有多余的精力放在他人身上

  所以凯莉嘴角勾起的笑被人忽视了

  帕洛斯闭上眼的举动仅他一人知晓

  海盗团第一次出现分歧,佩利在思考无果后只能选择放弃,雷狮看着那个自己一直说不上信任的人将手点上了他的头像,卡米尔则是捏着钥匙沉默着

  帕洛斯拍了拍自己身上本不存在的灰尘走到了丹尼尔的正下方,巨型积木组成的密闭牢笼在他生命历程上作为终点出现

  「傻狗就是傻狗,真傻」帕洛斯被隔绝前无厘头地冒出这句话让佩利摸不着头脑,但心里说不出的酸涩却骗不了人

  他可能再也见不到帕洛斯了

  啧——

  帕洛斯的视线最后落在了凯莉身上

  [我们可都是同类啊]

  [骗子的同类会是什么呢?]

评论(7)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