鸢卿凉夏

坑:【扒一扒我那群神奇的老师们】

【无题】已弃坑,大概会有以[无题]为背景的番外不定期掉落

【新月】已完结!

【扒一扒】不定时掉落,应该不弃

主吃雷卡☆

当然all卡向也完全OK
是个卡吹√

欢迎评论,评论=动力,你们来催更也不介意的啊[比哈特]

【狼人杀】新月.『三』

♪私心雷卡tag

♪看了第七集突然好想写雷总保护卡卡

♪雷总,拜托一定保护好卡卡啊

part9.

  卡米尔蜷缩在床上,说不上厚的被子将他裹得严实

  第一天下来的信息量有些大,他需要好好思考一下

  歌谣准时响起,卡米尔还没来得及得出任何结论,昨天漏掉的一条信息今天不能再错过了

  [守卫穿着盔甲站在ta的家门口,确定要保护ta么?]

  不知为何,卡米尔突然觉得今天的歌谣似乎清晰了不少

  [狼人磨好了锋利的爪牙——好奇的眼已经被狼人挖出来啦——你们想要吃掉谁呢?]

  副歌的歌词也被卡米尔清晰听出,好奇的眼?是指小女孩——

  [哈哈哈哈——他们选择吃掉你哦!]尖利的笑声突然刺入卡米尔的耳膜,听着缥缈的女声此刻却仿佛是贴着卡米尔耳边说的一样

  木板门被人用力地冲撞着,重物砸上木门的钝响一下又一下地连续着,随着一声巨响,脆弱的木板门终究还是被破开了

  世界安静了

  满月的月光洒进窗口,在丹尼尔身上落下一道道阴影,卡米尔的视野突然被一团金色的微光点亮

  「参赛者卡米尔,请问你是否选择自救?」

  微光的来源是那瓶唯一的解药,此刻它正被丹尼尔握在手中

  卡米尔借着那微光将视线投向门口处,丹尼尔却先一步地扬起了右手挡住他大半视野,将解药摆在了他眼前

  「救,还是不救?」卡米尔眯起右眼,他只能从丹尼尔的指缝中隐约看见一双狼的后腿,犬类动物特有的尾巴正直直地垂在双腿中间,没有任何角度偏差

  「卡米尔,我想你是个聪明人,这种时候应该怎么总你应该明白」丹尼尔的提醒迫使卡米尔将注意力全部拉回,眼前金色的液体是他唯一的救命稻草

  门口的狼人似乎会在下一瞬间扑上来将他撕碎,只要丹尼尔一离开,他们一定会那么做的

  「请问你是否选择自救?」卡米尔闭上了眼睛,重重地点下了头

  狼人从他的房间门口消失了,一切重归黑暗

  今夜无人死亡

part10.

  卡米尔看着房内那块刻有[女巫的家]四个字的牌子,一旁的枯木枝上挂有巨大的巫师帽和女巫的魔法袍

  印有星星的深蓝色披肩被卡米尔取了下来,巫师帽檐遮住了他的表情

  「大哥……」「卡米尔?」雷狮看着眼前换了装扮的卡米尔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而卡米尔却也不打算解释,只是扔下一句自己有事就脱离了海盗团的队伍

  他敲开了银爵的家门

  银爵看着这个突然到访的不速之客满是疑惑,尤其是这个昨天还与他处在对立面的今天却要求与他谈谈的海盗团军师

  只是看着对方这身挑明了身份的打扮拒绝的话却有些说不出口了

  「有何贵干?」

  卡米尔悄悄松了口气,他还以为银爵会直接将他拒之门外,甚至会将他扔出去,果然,以身份作为信任的前提是个不错的方法

  「如你所见,我的身份是女巫。」「你想说明什么?」「昨天晚上,狼人的目标是我」

  银爵白色瞳孔的微缩被卡米尔精确捕捉到了,卡米尔将银爵移出了怀疑名单

  「那又如何?」「我想问你一些关于狼的问题,比如,狼尾在自然垂下的时候会是什么样的,和狼人会不会有区别。」

  银爵看着眼前这个突然对自己挑明身份而且问出莫名其妙问题的人有些不解,卡米尔自然也没打算让银爵完全的信任他,他只是来问问题的

  「可以回答我么?」「狼的尾巴是自然垂在身后的,具体位置大概是双腿之间,而狼人大概会因为后腿站立的缘故,尾尖和后腿之中会有间隙,根据鬼狐天冲能联想一二。」

  卡米尔点了点头表示自己明白了,如果银爵说的是对的,那么他有一个大胆的猜想……

  「卡米尔,我也想问你一个问题」卡米尔微微愣了一下,还没等他想好该怎么回应对方银爵就已经继续开口了,「你有没有想过,如果蒙特祖玛不是狼人呢?」

  「……万一她是呢?」卡米尔的回答让两人都陷入了沉默,「在这样的规则下,对别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

  银爵看着面前这个与他相比还略显年幼的少年,想起来的却是那个张扬得过了头的海盗头子

  「卡米尔,不得不说在某些方面,你和雷狮真的很像」

part11.

  「格瑞!我们去看看森林里有什么吧」金指着环绕村庄的森林突然提出了这样的要求

  「不去,太危险了」格瑞想都没想直接回绝了对方,现在可不是能随处游玩的时候,今天的受害者还没有找出来,更没有时间到处闲逛了

  「可是,丹尼尔告诉我说紫堂的坟墓在森林里,我想去看看……」说到最后,金发少年的声音已经几乎听不见了,同伴的逝去对他们的打击都很大,相比于金,凯莉在昨天的讨论之后就不见了

  「笨蛋」格瑞叹了口气,直接走进了森林

  白天的森林安静而美丽,阳光透过枝叶的缝隙打在了小路上,空气中漂浮的颗粒粉尘也被镀上了一层金边

  一条小河在地面上盘环,金拉了拉格瑞的衣袖,示意他停一下

  「格瑞格瑞,丹尼尔大人说沿着小河走下去就能找到了」

  「金,你什么时候问的丹尼尔?」「啊?就是今天早上啊,我刚醒过来正好看见丹尼尔大人从我家门口路过……丹尼尔大人说他刚从猎人那里回来…我想想,我旁边住的是……格瑞等等我啊!」

  两人很快找到了紫堂幻的墓地所在,那里空了一大片土地,上面长满了青草和天堂鸟,紫堂幻的墓碑就立在其中,还有蒙特祖玛的

  蒙特祖玛的墓碑前放有几颗草莓,那张留下了血字符的草莓糖纸也被放在了那里

  格瑞隐约记起这张糖纸应该在卡米尔那里才对,难不成是卡米尔来过了?

  「我觉得那草莓肯定是雷德送的,他那么喜欢祖玛……」

  雷德来过了,而且比他们到的早很多

  格瑞开始计算时间,他们来这里的时候是在吃过早饭并且去过了五个人的家里之后了,这样看来会有将近两个小时的时间差

  如果雷德运气够好,能在一个小时之内问到丹尼尔并且到达这里,他们之间差了一个小时,可是如果把摘草莓的时间排除掉呢?

  一路上走过来他们连草莓藤蔓都没看到,更别提草莓了

  那么雷德至少要花一个小时的时间去村庄里找草莓,更别提去拿糖纸了

  除非……他提前问过了丹尼尔墓地所在,或者……

  提前从卡米尔手里拿走了糖纸

part12.

  卡米尔将身上的斗篷拢了拢,丹尼尔面带着微笑宣布了昨夜无人死亡的结果

  消失了一整天的凯莉依旧窝在座椅里含着棒棒糖,雷狮则是看着卡米尔的装扮问出了声

  「卡米尔,昨天谁死了?」如果现在还看不出来卡米尔是女巫身份的话那他的智商可能是被佩利吃了

  「我,自救」雷神之锤在下一秒就重重地砸在了圆桌上,「谁让你们动卡米尔了?」

  雷德在桌面下紧握的双拳被格瑞看在眼里,对方从牙缝里挤出来的两个字声音不大却被全部人听得清清楚楚

  他说,「报应」

  「有能耐你再说一次?」雷神之锤对准了雷德,火红的夕阳被乌云遮了个一干二净

  「我说,这是报应」雷德也不退让,这次出来和事的却是格瑞

  「现在进行争吵只会让狼人得到最大的利益,雷德,你是不是去过蒙特祖玛的墓地了?」比雷狮冷上许多的紫色眼眸直直盯着雷德,就像冰冷的刀锋一样,似乎想要直接探究雷德的内心世界,「是又如何?」

  「蒙特祖玛墓前的草莓是你放的?」「是啊,祖玛最喜欢吃草莓了」「草莓糖纸也是你放上去的?」

  糖纸?雷狮依稀记起那是昨天被卡米尔摆出来指证蒙特祖玛是狼人的最后证据,可是为什么会出现在了蒙特祖玛墓前?

  雷德没有继续回答格瑞的问题,低着头握紧了双拳

  「没记错的话,每个人居所的木门是没有办法在白天强制破开的吧?如果你没有来找过卡米尔,那么你是怎样拿到糖纸的呢?」

  雷狮也加入了问话,而他身边的卡米尔却是在思考着问题,卡米尔在想他昨天有没有把糖纸拿回去

  可就是这么简单的一个问题,他居然不记得了,他忘记了昨天离开之后,自己到底有没有将那个所谓的证据收回口袋之中,如果他没有,那么雷德大可以直接说是从圆桌上拿走的,可是雷德……

  「我忘了…」这是雷德最后的回答,「我从口袋中找到的这张糖纸,我忘了我是什么时候拿到的了」

  「我看,你就是晚上从卡米尔家里拿走的吧?化身为狼人拿走的」「大哥……我不确定昨天我有没有把糖纸收回来,现在就这么推断是雷德,会跟嘉德罗斯起冲突的」「卡米尔,我们跟嘉德罗斯结的梁子还算少么?」雷狮嘴角勾起一个不屑的弧度,他可不会因为这种理由让步

  「雷狮!」嘉德罗斯的大罗通神棍也一并砸在了桌面上,蜘蛛网状的裂纹延展开来,雷狮也毫不示弱地砸了回去

  木质的圆桌终究不堪重负地坍塌了,巨大的灰尘飞散在空中甚是喧嚣

  「你以为卡米尔是你们能动的么?!」雷电从乌云中劈下,在地面上轰出一个大坑,「丹尼尔,开始投票吧」

  丹尼尔看着倒塌的圆桌和地面上焦黑色的大坑,脸上的笑容不仅没有消失反而更大了几分

  「如你所愿」投票系统被调了出来,雷神之锤重重落在了雷德的头像下面,代表雷狮海盗团的四票在场上仅有十一人的时候已经可以算很重了

  格瑞也将选票放在了雷德身上,再加上金对格瑞的绝对信任,其他人的选择已经不重要了

  丹尼尔将雷德带走了

  「让我看看,你们这群猎物还能带给我怎样的惊喜呢?」

  狼人的尾巴已经要藏不住了

评论(2)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