鸢卿凉夏

坑:【扒一扒我那群神奇的老师们】

【无题】已弃坑,大概会有以[无题]为背景的番外不定期掉落

【新月】已完结!

【扒一扒】不定时掉落,应该不弃

主吃雷卡☆

当然all卡向也完全OK
是个卡吹√

欢迎评论,评论=动力,你们来催更也不介意的啊[比哈特]

【狼人杀】新月『二』

♪有很不血腥的血腥描写orz

♪渣文手一个写得很烂请见谅

♪有cp向但不打tag请见谅

♪orztag打不下了…

part5.

  卡米尔在丹尼尔问完他问题之后就睡过去了,连歌谣都没听完

  唤醒他的却是急促的敲门声

  「卡米尔?卡米尔你在么!」他刚想回应对方敲门声就停下了,随后就是重物砸上木板门的巨响

  卡米尔看着剧烈抖动却就是砸不开的木板门放心地舒了口气

  「大哥,什么事这么急?」打开门后就是一双紫色的眸子,暴虐的狂雷在对上深海的一瞬间平息不少,剩下的全都换成了桀骜不驯

  「昨天那个紫头发的小子死了,现在全部人都聚在他的房间里,过去看看?」

  卡米尔木然地点了点头,这个结果他是早就知道了的,就在昨天晚上

  丹尼尔甚至将整个画面都投影到了他面前——就跟他现在眼前的景象一样

  那人绿色的眸子里充满着名为惊恐的情绪,脖颈上几个巨大的血洞早就干成了深褐色,胸口到小腹处的衣物被几道爪痕撕烂,较深的几道伤口甚至是留在了肋骨上

  最可怕的伤口还是在右腿上,空荡荡地只剩了一根白骨

  卡米尔没来由地想起了昨夜丹尼尔给他看的影像,那时候还有鲜血在不断溢出,活生生的血人,他甚至能注意到紫堂幻紧握的右手……

  这么想着,卡米尔的眼神也已经飘到了紫堂幻的右手处——那里虚掩着什么东西

  「卡米尔!」身后雷狮的喊声已经不重要了,卡米尔快步上前将紫堂幻的右手用力掰开

  紫堂幻握得太紧了,以至于卡米尔在掰开的过程中不得不连着指节一并掰断

  那是一张揉皱成团的糖纸,草莓的图案印在白底上鲜艳得紧,但是更扎眼地却是一个血色的字符

  两条平行直线被一条斜线连在了一起,紫堂幻想表达什么?

  Z?还是N?

part6.

  在糖纸被拉出来的一瞬间,凯莉只觉得眼前泛白,双腿一软靠着金的支撑才勉强没有摔倒

  「凯莉……紫堂他…」少女原本红润的脸颊在此刻变得煞白,五指紧握似乎仍旧不肯相信这个事实

  蔚蓝色的眸子紧盯着残破的身躯似乎这样就能让他活过来一样

  然而并没有,那个紫色头发的少年再也不可能站起来对着她笑了

  「凯莉……你没事吧?」金看着身旁明显不对劲的凯莉担忧地开了口,凯莉却只是摇了摇头,「金,让她安静一会」

  格瑞最后看了一眼倒在那里的往日队友,微不可闻地叹了口气,将金拉了出去

  安迷修将紫堂幻房间内的床单撤了下来,盖在了他的尸体上,洁白的布掩盖掉了一切

  「愿你安息…」骑士说完了最后一句话,跟随着其他人离开了这间屋子,凯莉却仍旧选择站在那里

  「哈,本小姐可还没允许你擅自离开,你怎么这么不听本小姐的话呢…」凯莉是笑着的,她笑了好久,没有等到任何的回应

  「紫堂幻你个大笨蛋…」

part7.

  佩利托着下巴盯着那张糖纸,想了半天却没有任何结果

  「傻狗,想不出来就别想了」一旁的帕洛斯靠在木椅里,食指缠着自己白色的发丝看佩利苦思冥想却得不到任何结果

  「谁说我想不出来的!老大,这小子肯定是想向我们透露谁是那个狼人!」雷狮点了点头表示认同,「这点我们早就知道了」

  「诶?还有还有!我们这里除了嘉德罗斯的那个跟班之外,就没有人能对上那个信号了啊!」帕洛斯的花瞳感兴趣地眯起,仍旧带着玩味的笑摸了摸佩利的头,「不错嘛,蠢狗有智商了啊」「嘿嘿,那是!不对,帕洛斯你叫谁蠢狗?」

  「大哥,你怎么想?」「佩利的想法没错,难得他说了一次正确的结果」「大哥,可是现在还不能确定紫堂幻想表达的是什么,万一……」「万一她真的是,饶了她就会害了自己」卡米尔对上了雷狮的视线,想要说些什么却再也无法开口,最后只能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那边正逗佩利逗得不亦乐乎的帕洛斯突然抬了头,「老大,暗影分身回来了,凯莉从紫堂幻的房子里拿走了一样东西」

  「有意思…卡米尔,你觉不觉得那小子的房间有点不太一样?」突然被问到的卡米尔有点莫名其妙,随后却认真回忆着刚刚在他房内看见的景象

  白色的瓷砖,白色的墙壁,就连床单都是白色的,只有书桌却是突兀的粉色,然而书桌上仍旧也是空无一物——太干净了不是么?

  「大哥的意思是——」「嗯,房间被人清理过了」

part8.

  当村子里的钟楼敲过六下,所有人都集中到了圆桌边,金和凯莉中间空出的位置代表着那个紫头发的少年永远不会回来了

  「各位参赛者,你们好,今天的受害者是紫堂幻,请各位进行讨论,投票将会在六点半准时开始」

  「没什么好说的了,杀了那小子的就是她啊」佩利在丹尼尔的话刚刚说完之后就站了起来,直接指向了嘉德罗斯身边的蒙特祖玛

  「喂!你瞎说什么啊!祖玛怎么可能会是那种人!」雷德立马开始反击,两人之间就差直接打起来了

  「够了,祖玛,你有什么想说的么?」嘉德罗斯抱着大罗通神棍转头问向了蒙特祖玛,而后者只是静静摇了摇头,「嘉德罗斯大人,我没有杀了那个人」

  「听到了么,她说她没杀」「嘉德罗斯,你不会还以为这是九岁孩子玩的游戏吧?一个人的片面之词怎么可能当真?」卡米尔在一旁拉高了围巾,大哥还,真是喜欢嘲讽人啊……

  「在下觉得这样不妥,你们不能没有任何证据就诬陷蒙特祖玛小姐」一旁的骑士先生皱着眉头提出了异议,雷狮对此表示不屑一顾,「卡米尔,把糖纸拿出来」

  卡米尔依言将那个印有血字符的糖纸摆在了桌面上,上面那个让人纠结到底是N还是Z的字符依旧让人琢磨不清

  「还不够明显么?无论是N还是Z,能指出的人都只有一个,蒙特祖玛,我们的骑士先生还想说些什么呢?」

  面对雷狮给出的唯一一个可以称为是证据的东西,安迷修再也说不出一个不字,毕竟这张糖纸是今天早上卡米尔当着全部人的面找出来的

  「雷狮,你就不怕错杀么?」银爵看着卡米尔摆出来的糖纸开口问了这么一句话,得到的回复依旧还是雷狮固有的风格

  「我雷狮做事,只怕放过,不怕错杀」

  「哎呀呀,好可怕哦,你们雷狮海盗团一直在针对祖玛姐姐诶,难不成……你们都是狼?」凯莉故作惊恐地抱紧了双臂,蔚蓝色的眸子里却全是笑意,她的话像平地惊雷一般炸出了一条新的思考途径

  「星月魔女,对吧?那你打算怎么解释你亲爱的队友手里紧握的糖纸呢?以及你从他房间里,拿走的那样东西……不打算告诉我们么?」只不过这条途径很快就被骗徒堵住了,甚至反向延伸了不少

  「你监视我?!」「不不不,千万别误会,我只是恰好在那里留下了一个分身而已,绝对没有恶意」帕洛斯绚烂的花瞳对上了凯莉愤怒的视线,「大家都是一类人,又何苦互相为难呢?」

  漫长的对峙之后,凯莉赌气一般将自己砸进了木椅,「你赢了」

  「诶?凯莉,那我们该怎么办啊?」金还有些搞不懂刚刚一番对话的信息量,只得侧过头问着凯莉,「你啊,还是弃票吧」

  「时间到,请投票」丹尼尔的声音响起,投票面板开启,以嘉德罗斯为首的三人毫不犹豫地点下了雷狮,而雷狮海盗团也颇有默契地点下了蒙特祖玛

  场上四比三的微弱差距在银爵的加入后被打破,四比四,雷狮四票,蒙特祖玛也是四票

  最后一声的投票成功提示音来自凯莉,五比四,蒙特祖玛被丹尼尔带走了

  雷德呆楞地在原处坐了半天,只是讷讷地看着卡米尔摆出的糖纸,最后的呜咽来自深喉

  他终究没保护好她

评论(7)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