鸢卿凉夏

坑:【扒一扒我那群神奇的老师们】

【无题】已弃坑,大概会有以[无题]为背景的番外不定期掉落

【新月】已完结!

【扒一扒】不定时掉落,应该不弃

主吃雷卡☆

当然all卡向也完全OK
是个卡吹√

欢迎评论,评论=动力,你们来催更也不介意的啊[比哈特]

【狼人杀】新月.『一』

♪狼人杀设定

♪玩家为大赛前五+主角小队+海盗团

♪上帝由打你二大爷担任(×

♪特殊身份为:狼人,小女孩,守卫,女巫,狐狸,猎人

♪文中存在违反原本游戏规则的设定,但这本来就不是常规的狼人杀游戏

♪偏推理向,有血腥描写,tag只打当篇出场人物

以上,能接受的话↓

part1.

  卡米尔揉了揉发涨的太阳穴,再睁眼的世界已经是另外一番景象

  巨大的锅子架在木柴上,古朴的黑木台子上摆放着好几本厚重的魔法书,各式各样的诅咒玩偶散在地上,最引人注意的还是一个装满了金色药水的瓶子

  他从床上坐起身,看着房间的装潢,门框上挂着的牌子写着这么几个字——女巫的家

  女巫?

  脖颈间熟悉的触感提醒他围巾还在,只是其余的衣物已经换成了白衬衫加背带裤

  卡米尔走向那个木台,上面铺着一张信纸,上面的油墨味还依稀可以辨别出来,甚至余下了打印机的热度

[亲爱的参赛者,您好:
   欢迎加入这场游戏之中,您在游戏中的身份是——女巫]

  卡米尔将这张信纸翻了一面,哪怕在最后都没留下署名,谁的恶作剧么?

[请您相信这绝对不是恶作剧,我们带着绝对的诚意邀请您参加这场游戏,请注意,不要将您的身份告诉任何一个人,这将是您能否存活到最后的关键]

  这段话将卡米尔现有的思路全部打乱,给了他一个新的认知——这个游戏会死人,而且不止是一个人

[您的身份带给您的能力是:您可以在晚上救活当天的受害者,或者选择一个怀疑对象进行诅咒,诅咒对象会在第二天死亡,您的两个能力全部只能使用一次,请慎重考虑]

  要告诉大哥么?卡米尔稍稍眯起了右眼,他在思考这段话的可信度,信纸上扎眼的[您]让他很不适应,过于尊敬的语气让他有种说不出来的怪异感

[请在每天下午六点前往圆桌处集合进行讨论,讨论完毕后请进行投票,选择你们想要处决的参赛者,其余时间请自由活动]

  为什么要处决参赛者?看着越来越让人摸不清头绪的规则,卡米尔觉得这个所谓的游戏越来越危险了

  信纸背面是一张地图,上面详细标注了每个人的居所在哪里,当然还标注了[圆桌]在哪里,如果把这个地方想成一个村庄的话,那么[圆桌]就在村庄的正中心

  看了看墙上猫头鹰挂钟,现在是下午时间五点五十多,根据信纸上的内容,他该出发了

  卡米尔将信纸折好收进抽屉中,推开门走了出去

part2.

  卡米尔到达所谓的[圆桌]时刚好是钟楼响完六下,除了他以外已经有十二个人聚在那里了

  [圆桌]真的是一张巨大的圆桌,十三把座椅将圆桌分成平均的十三份,而现在只空了一把椅子在雷狮和安迷修的中间

  那个说不上熟悉的裁判长立在半空中带着笑容看着他们

  「卡米尔!」佩利挥着手招呼着他,除了丹尼尔之外,其余人统一穿着着白色衬衫和背带裤,就连凯莉和蒙特祖玛两个女孩子也不例外

  金的的头上还多了一顶草帽

  卡米尔快步上前落座,丹尼尔似乎很满意全部人都按时到达了现场,「各位参赛者你们好,我是裁判长丹尼尔,同时也是这次比赛的监督者——上帝,相信各位都已经看过了那份说明信了,那么接下来,就由我进行进一步的补充说明……」

  一连串的规则说明之后,丹尼尔再次勾出了一个和蔼的笑容,「下面,请各位进行自由的讨论,我们的游戏将在今天晚上九点之后正式开始」

  「哇!格瑞!你也拿到身份牌了对不对!你的是什么是什么!我的是……」「金!」一旁的紫堂幻突然大声制止住了金接下来的发言,所有人的视线自然被他吸引了过去

  「我……金,你忘了么!千万不要把你的身份告诉任何人,那是你活下去的关键啊!」紫堂幻在众人的视线中瑟缩了一下,随后将自己能给出的提醒全部说了出来

  「嗤…卡米尔,这种人要是狼人的话,肯定会选择把自己吃掉吧哈哈哈哈」一旁的雷狮靠进了巨大的木椅中翘起了二郎腿,似乎一点也不担心接下来会面对什么

  「大哥,请不要说这种话,会引起怀疑的」「卡米尔也会怀疑我么?嗯?」「自然不会」雷狮空出一只手揉上了卡米尔头顶,没再继续说下去,倒是卡米尔又开了口

  「大哥,我…」「如果是告诉我你的身份的话那就不用说了,刚刚那个紫头发的小子也说了,身份这种东西还是保密的好」「可是……大哥不是别人」卡米尔海蓝色的眸子没了帽子的遮掩全部神情都能被人看得一清二楚,此刻他眼中的忠诚几乎快要溢出来,雷狮转过头看着他,故意岔开了话题

  「说说你的发现吧卡米尔」「嗯,首先,全部的房屋从外观上看起来都是一模一样的,虽然不知道里面的构造是否相同,但如果想要准确杀死某个人的话,只能依靠信纸后面的地图了,如果里面的构造不同,只要进入别人的房间应该就能够判断出他的身份是什么」卡米尔将围巾拉高了几分,房间里面自然是不同的,要不然他门框上怎么可能挂有[女巫的家]这种摆明了告诉别人身份的牌子

  「其次,现在能确定的是我们正处于一个类似村庄的地方,四周是森林,至于森林之外是什么暂时还不能确定,不过不可能让我们离开就是了」

  时针滴滴答答地转向了八点

part3.

  「各位!」金突然拍着桌子站了起来,全部人的讨论都被打断,看向了那个突然出声的金毛小子

  「都这种时候了大家都放下个人恩怨吧,不要再打打杀杀了啊!」慷慨激昂的发言之后却是无止境的静谧,直到几声嘲笑打破了这尴尬的气氛

  「噗嗤…哈哈哈哈多可笑的想法,喂,鶸,你没有好好听规则吧?一方想要胜利的话就必须要将另一方全部杀光,还抱着这种天真的想法的话我建议你直接选择死亡好了」雷狮更加放肆地将双腿架上了圆桌,双手环在脑后换了一个舒服的姿势看着天边升起来的新月,金似乎很不同意他的想法,皱紧了眉头大声反驳回去「你!大家一起想办法的话一定可以的,我们应该团结起来啊」

  「哼,愚蠢的渣渣」这次开口的是嘉德罗斯,「我们走」椅子划过地面发出刺耳的响声,其他人也陆续离开了

  不太对…卡米尔将视线移向脚尖,好像有个很重要的信息被忽略掉了

  「金……」看着略显丧气的友人,紫堂幻想要安慰对方却发现不知该如何开口,最后只能讷讷憋出了一句类似于加油打气的话,「你一定可以活下去的!加油啊,记住了,千万不要告诉任何人你的身份!一定不要说」

  「嗯嗯,我知道了紫堂,我们会一起活下去的对吧?」「我……」紫堂幻皱起了眉似乎在纠结着什么,刚想开口就被凯莉塞了一根棒棒糖 

  「凯莉小姐倾情发送,草莓口味的哦!别想太多了,快点回去吧,要不然可能会遇到在外游荡的大野狼哦~」这么说着,凯莉已经推着两人离开了圆桌,只有格瑞在听到[大野狼]三个字后微微抬高了视线

  时针慢慢指向了九点,全部人都待在了自己的房子里,门也被完全封锁了

  村子里起了浓雾,游戏开始了

part4.

  卡米尔似乎隐隐约约听到了什么

  模糊不清的歌谣穿过厚重的水汽传到了他身边

  在九点之后,哪怕是在女巫的油灯下他也什么都看不见,甚至连行动能力都失去了

  不过也是得益于视觉的缺失,他的听觉变得异常敏锐

  缥缈不真实的女声将模糊的字眼堆到了他面前

  [守卫穿着盔甲站在…的家门口,确定要保护…么?]

  [狼人磨好了锋利的爪牙,你…想要吃掉谁呢?an——]

  伴随着这句歌词,卡米尔甚至隐约觉得自己听到了狼嚎声,这句歌谣之后突兀地多出了一个字眼,想来大概是伴随着一句副歌,啧,大意了……

  失去了一句重要信息的卡米尔忍不住皱起了眉头,随后更加专注地听着接下来的歌词

  [狐狸抖着火红的耳,……眸子在看向谁?]

  [女巫的秘药刚刚出炉,金色的液体要赐给谁?]伴随着这句歌词的出现,卡米尔突然觉得周围的环境变亮了,他下意识地将眼睛睁开一条缝,丹尼尔正站在他面前

  !

  卡米尔心下一惊,徒劳地张了张嘴似乎想要问点什么,却发现自己仍旧无法发出任何一个音节

  「狼人决定了自己的击杀对象,你要选择救么?」丹尼尔微微笑了笑,将木台上那瓶金色的液体放在了卡米尔的面前

  「用这个,只能用一次哦」

  「对了,还没告诉你呢,狼人选择的是……」

  卡米尔的瞳孔猛得收缩,围巾下的唇被咬得发白,看着唯一的药水脑海中突然浮现了那双紫色的眸

  他听到了他摇头时僵硬的骨节磕在一起的声音,一顿一顿地,宣告了那人的死亡

  丹尼尔仍旧保持着微笑,指着诅咒玩偶

  虚幻的女声再一次响起,这一次却清晰无比,一字一句地砸在了卡米尔心头

  [黑色的巫术又放在了谁的脚边呢?]

  「你要选择杀了谁么?」

评论(11)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