鸢卿凉夏

坑:【扒一扒我那群神奇的老师们】

【无题】已弃坑,大概会有以[无题]为背景的番外不定期掉落

【新月】已完结!

【扒一扒】不定时掉落,应该不弃

主吃雷卡☆

当然all卡向也完全OK
是个卡吹√

欢迎评论,评论=动力,你们来催更也不介意的啊[比哈特]

【百fo点文】那什么的同居

♪来自 @黑化病娇受  @香茶为茗。 两位的点文

♪偷懒二合一产物

♪ABO设定+已交往同居向

♪cp安卡+帕佩

♪ooc属于湮他们属于彼此

以上,OK?

let us begin↓

关于发情期——————

  卡米尔是个beta,最普通却最自由的beta

  安迷修是个alpha,有发情期的alpha

  每个月总有那么几天,当安迷修身上的薄荷香浓得快化为实质的时候卡米尔还能若无其事地叉起一口抹茶蛋糕并顺手翻过一页书

  这样可不行

  安迷修看着卡米尔嘴角的奶油忍不住舔了下干燥的唇瓣

  「卡米尔,我……」

  「抑制剂在抽屉第二层,是你常用的那种」

  「……」看着卡米尔甚至连头都都没有抬起来的安迷修感觉很心塞

  心塞到什么程度呢?

  骑士先生满头的呆毛都已经弯下去了呢

当一方受伤——————

  对于已经同居的两人,让佩利下厨很明显是不可能的

  顺理成章的,橱柜的高度按照帕洛斯的身高打看起来没有任何问题,所以当比帕洛斯高出了一头不止的佩利在厨房里被开着的柜门角撞到额头也是很正常的事了

  一米九二的傻大个揉着被撞疼的额角不断倒吸冷气

  帕洛斯看着好笑,将佩利额上的碎发拨开后,另一只手拽过他脖颈上的佛珠踮起脚尖吻住了那块红肿

  「乖狗狗乖狗狗,亲一亲就不疼了」

  「嘶——帕洛斯你骗人!还是很疼啊!」

  看着大型犬一样的少年仍旧不停揉着痛处,帕洛斯嘴角的弧度更大了

  「噗…蠢狗」

双方共同的好友——————

  当海盗团的聚会第一次出现了第五个人——还是那个他们多年的死对头——的时候,雷狮隐约觉得大事不妙

  可是看着自家弟弟依旧平静如常的眼神和另一边从来没有变过的逗与被逗,雷狮选择了将所有的疑惑就着啤酒和烤串一起送入腹中

  卡米尔的注意力不在他身上,他也可以放心大胆地喝酒撸串了

  只是后来当某雷姓男子发现自己可爱的弟弟被死对头拱走并且海盗团里只剩下他一个单身汉后,他选择了沉默

  「老大,别怕!你有孤独和烈酒的!」「嗯,哭成傻×醉成…佩利」

关于第一次约会——————

  作为一个beta,卡米尔表示你们说的那什么信息素我真的感觉不到

  所以当安迷修第一次约卡米尔在甜品店见面,努力控制自己的信息素不影响别人还能确保散发到卡米尔身边时,卡米尔看着安迷修的表情在怀疑他今天是不是吃坏了什么东西

  「卡米尔……有感觉到什么么?」

  「……」看着安迷修脸颊上不断滑落的汗水,卡米尔觉得还是说感觉到了什么比较好

  「有…」祖母绿色的双眸仿佛被突然点亮「奶油的味道,很甜」

  放弃吧,骑士先生

  beta感觉不到信息素这件事是不会因为爱情有奇迹的

当晚饭时间到来——————

  无肉不欢的狂犬和酷爱油炸食品的骗徒从来不会在吃这个问题上起争执

  毕竟炸薯条搭配肉酱也是别有一番风味

  金发少年嘴角残留的油渍和指缝间的肉沫很容易让人想到他刚刚饱餐一顿,正是心情大好的时候

  对面的帕洛斯看着他专心舔舐指缝的动作眯起了花瞳,那模样像极了盯上了猎物的毒蛇

  「喂,蠢狗,打一架吧?」

  「啊?好啊好啊!去哪?!」

  「床 上.」

关于未来——————

  当清晨的第一抹阳光穿过厚重的雾气将光明赋予这间卧室的时候,向来浅眠的骗徒在同时睁开了绚烂的花瞳

  金白两色的发丝纠缠在一起,两人身上仍旧清晰可见的暧昧痕迹彰显着昨夜的极致疯狂

  帕洛斯转身的动作很轻,打扰身后人睡眠的事他现在还没有兴趣干

  佩利长得过分的睫毛在脸颊上打下一片阴影,帕洛斯突然想起了两人刚在一起的时候

  那时的他热衷于看着佩利一次又一次地落入自己的各种谎言圈套之中,而如今留在记忆里的,除了佩利与自己置气时的神态之外,似乎只剩下一句话了

  那是骗徒说给所爱之人的真心话——

  「蠢狗,我们来日方长~」

  卡米尔还是个学生,最天才却也最用功的那一类学生,第一抹阳光唤醒的不仅仅是大地,还有卡米尔

  深秋时的街道落满了红叶,趁着环卫工人还未到来,卡米尔拉高了围巾踏上这条红枫小路

  隔着围巾呼出的朦胧水雾温暖了脖颈,他听到了身后有人踩上枫叶发出的声音

  「卡米尔」还未等他回头,来人就已经站到了他身边,安迷修是个警察,不出意外的话早上是需要去巡逻的,出了意外更要去

  卡米尔微抬着头看向他,海蓝色的眸无声询问着他出现在这里的理由

  「啊…我顺路,哈哈,顺路」安迷修将卡米尔的右手握住,熟练地放进了自己的口袋中,卡米尔也将围巾分了一半给他

  不算小的身高差迫使两人之间的距离直线缩短,甚至走几步就会蹭到对方身上

  「我记得,警局和这条路是反方向的」身旁人的脚步一顿,卡米尔也顺势停下,「说吧,有什么事?」

  「没……没事」「嗯?」

  仅仅是一个上挑的尾音就将安迷修的防线全部击溃,「卡米尔,我今天可能会晚点回去……很晚很晚的,你早点睡」

  叹了口气将黑发少年圈在怀中,下巴也放在人头顶上,微阖双眼似乎是在休息,「别忘了锁门,我可以住在外面的……」

  「不用」少年隔着围巾的声音有些模糊,但突出的字眼却实实在在地砸在了安迷修心上

  「不用住在外面,我会一直等你回家」

———E.N.D———

 接下来的是湮的一些唠叨

 关于[无题]——在1的时候湮打了一行字,[无题]的确是自己突发奇想的脑洞,大概只是想写一下修罗场的那种感觉,原本只是当个小片段玩一玩,结果后来莫名其妙变成了长篇?好了说了这么多其实说白了就是挖的坑太大不知道怎么圆了,本来的想法只是写个片段,测谎仪这一段是后来过了好久才想出来的圆场方法,结果越写越差,最后写得自己都觉得看不下去,大概最后结局就是这三幸福地生活在一起了,以后大概会写以[无题]为背景的番外片段之类的,[无题]的话大概要跟一直支持湮的人说一声抱歉了,以后不会再更新了,不过可以私戳湮问问原本设想的后续啊hhhh,测谎仪这个梗也可以问问具体情况www随时欢迎哦

 关于吃的cp——湮其实喜欢的是卡米尔,没有任何理由的喜欢,所以其实吃的算是all卡?嘛很杂很杂,不过由于文笔实在太差,写不出来卡米尔的万分之一好orz,卡米尔有这——么好就对了,嗯,我爱他

 关于这篇点文——其实是突发奇想的几个脑洞拼在一起构成的,最后的未来改了很多遍却达不到自己想要的效果,自我感觉安卡就是那种最平淡却最真实的幸福,相比较而言帕佩则更激烈一些,忘了谁要的没有h的ABO,湮做到了哦,开车这种事hh……点帕佩那个要是想看可以私戳湮,单独给你写一个希望你不要介意,雷狮那里没有任何黑角色的意思,帕佩二人最后一句话其实也是湮自己的一个脑洞,「我有孤独和烈酒,醉成傻逼哭成狗」嗯,就这样了,感谢看到这里的各位,湮爱你们

评论(3)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