鸢卿凉夏

坑:【扒一扒我那群神奇的老师们】

【无题】已弃坑,大概会有以[无题]为背景的番外不定期掉落

【新月】已完结!

【扒一扒】不定时掉落,应该不弃

主吃雷卡☆

当然all卡向也完全OK
是个卡吹√

欢迎评论,评论=动力,你们来催更也不介意的啊[比哈特]

【安→卡←雷】无题 05.

如果没错的话,以后c.是周末???

  part.9

  「我说,那群研究所的领导层到底怎么想的?居然让你给我当搭档?!」雷狮斜靠在门框上紧皱着眉头看着安迷修,而对方也正用着一种复杂的眼神看着他

  〔这种事情就算你问我我也不知道啊…〕安迷修深感无力地叹了口气,食指绕开眼镜架按上了太阳穴,略微头疼地闭上了眼

  「大哥,安迷修老师,可以开始了么?」好在这边的卡米尔已经结束了观察开始准备了,这番话显然给了安迷修一个台阶,他忽略了雷狮的问题重新看着手中文件夹里的数据文案

  「卡米尔准备好了的话随时都可以开始」安迷修将文案翻了过去,下一页上密密麻麻地罗列着许多问题,其中有不少是针对着个人喜好的,显而易见,安迷修早上所谓的临时邀请本就是一场蓄谋已久的犯罪

  相比较安迷修,雷狮的举动则是直接了不少

  雷狮将卡米尔按在了测谎仪上,亲自拉过全部的辅助仪器并准确地将它们固定在了卡米尔身上

  卡米尔的围巾早在第一时间被雷狮扯松后堪堪挂在了脖颈上,常年不与阳光接触的白皙肌肤在红色围巾的衬托下形成了鲜明的色差,带来的视觉效果可谓是冲击力极大

  在一切准备工作就绪之后,雷狮当然不忘顺手揉了把卡米尔的头,柔软的发感挠的雷狮手心酥痒

  在一旁目睹了全程的安迷修看着雷狮极为熟练的动作有些诧异,两人应该都是第一次接触测谎仪,为何对方却能够做到这么熟悉?

  「你怎么会这么熟练?」「本大爷的弟弟本大爷当然熟悉了」

  「……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安迷修皱起眉头黑着脸看向身旁的雷狮,而雷狮却是勾起了唇角看着他,「那你是什么意思?嗯?」

  上扬的尾音让安迷修的脸色更黑了几分,他知道这个问题是问不出什么答案了

  看着安迷修吃瘪雷狮的心情似乎大好,从口袋中搜出了一张皱巴巴的白纸,饶有趣味地看向了安迷修手中的问题记录

  「嗯…哈!傻×骑士道,你一直以来的骑士精神呢?这些私人兴趣的问题可不像是一位骑士该问的啊」看着那份与自己手中相差无几的问题,雷狮嘲弄地讽刺出声,只是在想到要回答这些问题的人是卡米尔是眼神凌厉了几分

  安迷修当然也看到了雷狮手中的白纸,刚想开口反嘲却发现对方句句在理,没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一句空话在舌尖吞吐多次终究开不了口,最后只是憋出了一句空有声势的「恶党」,除此之外再无他话

  「哈哈哈哈哈哈!好了不跟你玩了,卡米尔还在等我呢」雷狮率先一甩白大褂走进了监测室,留安迷修一个人站在实验室中恨得咬牙切齿却又无可奈何

  监测室和实验室之间只隔了一面巨大的单面镜,但隔音效果却是好的没话说,就算在监测室中大开歌舞派对,实验室中的人连一个音节都不会听到,两边的交流方式只有一个单方面从实验室传送音频的360°无死角全接收话筒和一个监测室可控制开关的播音器

  安迷修最终也没了脾气,毕竟如果搭档是雷狮的话以后这种事情绝对不会少,他也还是什么都做不了

part.10

  监测室中,雷狮将双腿叠放在了操作台上,双手交在脑后,整个人都窝在了转椅之中,看到安迷修的到来雷狮甚至还悠闲地吹了个口哨

  「我说,一人一个问题怎么样」有着商量意味的问句配上陈述语气,雷狮本就只是告诉他自己刚刚的决定,安迷修也不傻,自然明白他的意图,点了点头坐在了雷狮身边的座椅上

  「很好,既然没有异议那就开始吧」雷狮收回了双腿同时身体前倾,右手准确地拍在了播音器的开关上

  「喂?卡米尔,听得到么?」玻璃后面,坐在测谎仪上的卡米尔似乎想习惯性地抬起右手拉高围巾,可是他不仅被固定住了右手就连围巾也落在了锁骨以下

  〔不习惯〕卡米尔微小的皱眉动作被雷狮看得一清二楚,过了一会才从音频接收器中传来了卡米尔的声音

  「准备好了」「放宽心卡米尔,你需要保持完全的冷静才行」

  「大哥,我会保持的,请开始吧」实验室中的人完全看不清监测室中的情况,可是随着卡米尔视线的抬高,监测室中的二人还是感觉到了视线的交汇,哪怕仅仅是一瞬间

  「我先问了,」雷狮从来不会谦让安迷修,更何况还是在与卡米尔有关的事上,随着开关的再一次按下,雷狮的声音从播音器中传了出来

  「卡米尔最喜欢吃的是什么?」「甜点」几乎是毫不迟疑的回答,安迷修关注着测谎仪的报告屏幕,上面显示着并没有任何异样

  雷狮松开开关看了一眼安迷修,示意着他可以开始了

  「卡米尔平时最喜欢干什么呢?」「没有文案需要看的时候会去图书馆看书」镜面之后的卡米尔没有一点表情,那双海蓝色的眸子中没有一点风浪,甚至就连一个微小的涟漪都没激起

  「卡米尔会允许我出去喝…」「不会,还请您多为自己的身体着想」

  「噗嗤…」看雷狮脸话都没说完就被卡米尔迅速否决,安迷修的心情莫名大好,「卡米尔最喜欢什么颜色?」

  「……」玻璃后的卡米尔罕见地顿了顿,最后给出了一个很普通却符合这个时期的少年的答案

  「蓝色」一旁的雷狮在听到这个答案后只是瞥了一眼测谎仪的结果,还是什么反应都没有

  「卡米尔愿意和我一起去吃午饭么?」上一个问题刚被自家弟弟毫不留情地呛了回来,在这个问题的时候干脆扔开了白纸开始放飞自我

  「如果不是烧烤的话可以考虑」「那就这么说定了」雷狮重新把腿搭在了操作台上,窝进了转椅里

  安迷修看了看测谎仪的结果,到现在为止都是没有一点反应

  〔要么就是漏洞要么就是卡米尔回答的都是真的〕安迷修有些烦躁地扶正了自己的眼镜,将视线定在了下一个问题上

  「下一个问题,卡……」「卡米尔,你喜欢这个骑士道么?」雷狮挪开了叠在一起的双腿,右脚准确地压在了开关上,占掉了安迷修的通话声道

  「恶党!你!」雷狮怎么会忘了刚刚被卡米尔怼的时候安迷修没有忍住的轻笑呢?坐起身子伸了个懒腰,雷狮无所谓地摆了摆手,「不用太感谢我,你最后的那个问题,本大爷可是看得很清楚呢」

  「你!」安迷修紧皱着眉,他也不知道自己在气什么,或者说根本就不是生气,他心底最隐秘的地方现在被雷狮毫不在意地亮在了人前,他只是在害怕罢了

  他怕什么?他怕那个答案

  那个来自于卡米尔的答案

  衣摆扬起后,骑士的双剑就被握在了手中

  「想打架?」这边雷神之锤也不知何时被召唤了出来,两人之间的气氛越发紧张起来,气流与电火花在空中进行着无形的交锋

  「如果是要发展为爱情的喜欢……」卡米尔的声音突然传来,安迷修几乎是瞬间就锁定了测谎仪的报告屏幕,生怕自己错过了什么

  「没有」

  屏幕上没有任何异样

t.b.不知道有没有c.

小剧场————————

剧场一:关于雷狮在帮卡米尔固定仪器的时候有没有干什么

  卡:……有

  湮:!!!!

  卡:大哥他是故意把我围巾扯下来的,在固定脖子上的检测仪器时还恶趣味地挠我

  湮:卡卡不觉得痒么?

  卡:不痒,大哥也知道碰那里我没反应

  湮:????

  卡:恶趣味

剧场二:关于雷狮为什么那么熟练

  湮:雷总,帮卡卡固定仪器的时候你为什么会那么熟练啊?

  雷:不是每个人都像那个骑士道一样傻,这种东西一般一搜不就能知道了么?

  湮:……雷总我读书少你别骗我

  雷:……你不觉得把卡米尔用那堆电线捆起来很棒么?

  湮:所以说还是恶趣味?

  雷:哦?[举起锤子]

剧场三:关于那什么的安迷修

  湮:安哥,你现在心情如何?

  安:小姐,你看着在下的眼睛,你再说一遍,你真的吃安卡么?

  湮:……我!吃…

  安:小姐,请不要用蚊子一样的声音说可以么?

  湮:……安哥你看,那啥……那什么的……那个……嗯…

  安:小姐你到底想说什么?

  湮:你过来我跟你说昂[消音]

  安:小姐您真的是最美丽的人了!祝,小姐十六岁生日快乐

剧场四:当他们跟你说生日快乐

  卡:蛋糕给你送过来了,生日快乐,我可以跟你一起吃么?

  雷:喂,别以为今天是你生日就可以偷懒了!赶快写作业!不写完作业本大爷是不会带你出去过生日的!

  安:祝小姐生日快乐,新的一岁也请小姐允许在下能一直陪着您,我愿做您一生的骑士

评论(4)

热度(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