鸢卿凉夏

坑:【扒一扒我那群神奇的老师们】

【无题】已弃坑,大概会有以[无题]为背景的番外不定期掉落

【新月】已完结!

【扒一扒】不定时掉落,应该不弃

主吃雷卡☆

当然all卡向也完全OK
是个卡吹√

欢迎评论,评论=动力,你们来催更也不介意的啊[比哈特]

【安→卡←雷】无题.03

月考之后你们的c.又回来了

  

♪本篇安卡主场+雷卡剧场

♪微量瑞金微到自己都不好意思打tag的那种

  part.5

  卡米尔提着纸盒走进了宿舍区,步伐轻快时不时还会跳着向前赶几步,暖黄色的灯光将他的影子拉得很长,随着他的脚步连带着影子也摇摆起来

  影子落在了一个人的鞋面上,安迷修从另一个岔路口走了出来

  只有在工作时才会佩戴的半框眼镜此刻正别在他白大褂的口袋上,双手顺着白大褂未扣紧的下摆边缘插进裤兜,好看的绿色眸子染了倦色

  「呦,卡米尔」安迷修显然没料到能在这里遇见他,顿了顿身形随即举起右手挥了挥,「我正要去找你呢」

  「安迷修老师忙到现在么?找我有什么事?」卡米尔也停了脚步,转过身子面对着安迷修

  「嗯…是啊…找你有事」安迷修挠了挠他那本就凌乱的棕色短发含糊不清地回答着

  随后,安迷修从口袋中掏出一个U盘,左手拉过卡米尔空着的手将U盘放在了他的手心上,「主要是为了这个」

  「嗯…?」尾音轻微上调带了少许的疑惑,手背上传来独属于安迷修的温暖,那温暖裹着他的神经末梢拉扯去了他的全部思绪,以至于过了好一会儿卡米尔才想明白U盘里的可能是他放在安迷修电脑屏幕上没来得及保存带走的方案

  「啊,是方案吧?麻烦安迷修老师了,这么晚还特意送过来」卡米尔握住了U盘并顺势将手也收了回来,纤长的食指勾着围巾将它拉高了几分

  安迷修看着那手一点点撤回也没说什么,只是将手隔着卡米尔的帽子覆上了他的头顶

  「没什么,这是我应该做的」这么说着手上还加了几分力道揉了揉

  「既然目的已经达成了,那么我先回去了,卡米尔也早点休息」安迷修俯下身子,在距离卡米尔的鼻尖不过一指宽的时候才停了下来,温柔的绿色眼眸带了笑意,保持着与卡米尔视线相平的高度再次揉了揉他的头顶

  「晚安,卡米尔」

  「……晚安,安迷修老师」

part.6

  安迷修与卡米尔在那个岔路口相遇,又在同一个岔路口分别

  此刻卡米尔正坐在电脑前浏览着安迷修刚交给他的方案,鼠标旁放着的是装在了盘子里的抹茶蛋糕

  宿舍是标准的四人间,上为床铺下是书桌的床位左右两边各有一个,而与卡米尔正对着的床位是属于金的

  时针慢悠悠地转到了九点,金已经准时地打开了电脑向着他的发小发出了无数个夺命连环视频call了

  而卡米尔则是准时走进了公用浴室

  不过一会儿的时间,浴室的门就被准时推开了,温热的水蒸气中夹着一个纤细的身影

  此刻的卡米尔才有了几分大男孩的样子,黑色的发尖上还滚着剔透的水滴,打在普通的T恤衫上晕出几块深色痕迹

  平日里被长衣长裤隔绝了的白皙肌肤终于裸露了出来,宽松的短裤靠着腰上的绳扣才没有落下去

  拿起搭在脖颈上的毛巾,卡米尔随手擦了擦湿发往金那边看了一眼,而金恰好也正看着他

  「啊!卡米尔!」这无论什么时候都充满活力的声音只能是金了

  卡米尔冲他点了点头从他身后经过,拉开自己的椅子继续浏览着方案文件

  金却直接趴在了椅背上面对着卡米尔,「卡米尔还要继续工作么?真辛苦呢」

  「笨蛋不要打扰别人,快从椅子上下来,很危险的」金与格瑞视频时从来没有带耳麦的习惯,屏幕另一头格瑞的声音卡米尔听得一清二楚

  视线移到了尚未品尝过的抹茶蛋糕上,卡米尔叹了口气,这蛋糕他是吃不到了

  伸手端起盘子走到了金身边,卡米尔弯下身子将蛋糕放在了金手旁

  「蛋糕,送给你吃了,我刷过牙吃不了了」卡米尔同样出现在了镜头之中,格瑞的屏幕上除了一个满脸兴奋的金还多了一个刚洗完澡穿着清凉的卡米尔

  「哇!谢谢卡米尔!」金迫不及待地拿起了叉子快去消灭了蛋糕,卡米尔则是再一次坐回了电脑前,看着文字间安迷修细心留下的凝晶色下划线和流焱色备注想着改进方案

  格瑞的宿舍内,安迷修从第一次听到[卡米尔]三个字时就放下了手中的《骑士守则》顺着音源找到了格瑞的电脑屏幕

  在看到卡米尔出现后,安迷修只觉得时间都放慢了一般,借着金特意买的超清像素摄像头,安迷修甚至能清楚看见水滴从卡米尔发尖坠下,顺着他白皙的脖颈一路向下,直到没入领口……

  安迷修忍不住吞了吞口水

  〔我发誓将对所爱至死不渝〕

  [I will be faithful in love]

  t.b.不知道有没有c.

 

  小剧场————————

剧场一(关于这两part没有露脸的雷狮)

  湮:……

  雷:……[举起雷神之锤]

  湮:!!!![转身就跑]

  雷:回来

  湮:诶,这就来这就来

  雷:很好,解释一下为什么本大爷没有出场?

  湮:……雷总你不是去,撸串了么?

  雷:瞎说什么实话?

  湮:卒,享年**,死因,高压电击

剧场二(关于雷卡)

  卡:……大哥,你又去撸串了?

  雷:……没有,我……

  卡:[盯]

  雷:……我不是我没有我不知道!

  卡:[盯]

  雷:……好吧我去了

  卡:呵…再见

剧场三(关于安迷修)

  安:小姐真的是最善良的人了,说让拉手就真的拉手了,还附带了一个这么大的福利,在下决定以后小姐说什么就是什么!什么?小姐的遗言说在下永远都没有马?呵……再见

评论(3)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