鸢卿凉夏

坑:【扒一扒我那群神奇的老师们】

【无题】已弃坑,大概会有以[无题]为背景的番外不定期掉落

【新月】已完结!

【扒一扒】不定时掉落,应该不弃

主吃雷卡☆

当然all卡向也完全OK
是个卡吹√

欢迎评论,评论=动力,你们来催更也不介意的啊[比哈特]

【安→卡←雷】无题


♪元力技能保留

♪不存在凹凸大赛

♪卡是某科技研究所的天才成员

♪雷,安是卡所在研究所的领导层

♪安,卡住在研究所的宿舍,但是不是对方室友

♪雷单独有房

♪卡对安尊称老师

♬无意识短打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系列

以上OK的话——

part.1

  卡米尔只觉得头上覆着的手很温暖,带给他的也是十足的安心感

  「大哥」海蓝色的眸仅仅是半阖了片刻就恢复到了常态,微微动了动唇角准确道出身后人的身份

  「呦,卡米尔都不用回头看的啊」雷狮见被认出后手也没有拿开反而变本加厉劲隔着帽子使劲揉搓着他的头顶

  「大哥请不要这样」卡米尔挪动了位置站在雷狮手够不到的地方,随后转过身看着雷狮,习惯性地将围巾拉高几分,呼出的气息温热湿润,不一会儿就连带着围巾一起染上了水汽

  雷狮见状无奈地耸了耸肩摊开手表示自己什么也不会做,之后就再次凑近了卡米尔,居高临下地看着他

  卡米尔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只是抬起海蓝色的眸子静静回望对方

  雷狮也只是注视着他的眼睛,那双眸一如既往的深邃,令人着迷

  〔真好看〕——雷狮这么想着,〔跟大海一样的眼睛,里面倒映的人只是我〕狮子的占有欲在这一刻被极大的满足,他打算给这个小家伙一点奖励——哪怕对方其实什么都没有做

  「大哥有什么事么?」卡米尔在看着两人之间不断缩减的距离时及时开口阻止了雷狮的下一步行动

  「……」「没有事的话,安迷修老师刚刚叫我过去,我想我该……」「不准去」

  狮子危险地眯起了紫罗兰色的眼睛,他的领地似乎遭受到了外来者的侵犯

  「可能会是近期研究项目的事」卡米尔顿了一下才继续说了下去,「这是公事」

  雷狮周身似乎浮现出了电火花,只要一个契机就能形成撕碎侵权者身躯的高压电流,他抱着双臂没再开口,面色却越发阴沉

  「真那么重要么?」持续的陈默之后狮子突然松了口,放柔了语气询问着面前的人

  卡米尔抬着头再次将围巾往上拉了拉,给了雷狮一个极为坚定的眼神重重点头,「很重要」

  〔大概吧〕——悄悄在心底补了一句,卡米尔知道现在吐槽似乎不太合适,但他还是认为,安迷修那边的事应该会比跟雷狮在这里[培养感情]重要一些

  「那好」雷狮突然豁达起来,干脆利落地打了个响指,将手随意地搭在了裤子口袋的边缘上,自顾自地朝着前方走去

  走了几步之后雷狮回过头看着还站在原地的卡米尔再次开口

  「还傻站着干嘛?我跟你一块去」既然没法将看中的东西强行留着不动,那他就跟着一起走不就好了?

  没人能在狮子的眼皮底下抢走他选中的猎物

  是的,没有人

part.2

  安迷修办公室的门被人重重推开了

  门板砸在墙上复又弹回来的声响突兀得很,平地惊雷一般迫使安迷修抬起了头看着自己办公室内的不速之客

  用毫不掩饰的嫌弃眼神扫过雷狮之后,安迷修的视线停在了雷狮身后的卡米尔身上,对他送以一个温柔的微笑正了正神色甚至轻咳两声强迫自己忽略掉了雷狮的存在

  「卡米尔,你来啦?」然而他可能忘记了雷狮从来都不是一个安分守己的主

  在安迷修甚至还没有跟卡米尔对上视线之前,已经另有一个白色身影占去了他的视野

  〔哦,该死。〕

  安迷修在心底暗骂一声,却不得不正视着对方,「你来干什么?」

  「哦?本大爷陪一陪自己的弟弟还需要经过你的同意么?」看着雷狮皮笑肉不笑的表情安迷修选择性地忽视了雷狮一半的话

  「既然是来陪卡米尔的,还请你不要妨碍我们的谈话」安迷修十指交握放在了办公桌上,保持着微微抬头的姿势迎上雷狮充满威胁意味的视线瞪了回去

  「咳咳…大哥,我想安迷修老师可能有话想跟我说」卡米尔仍旧站在办公室门口的不远处一动未动,此刻终于开口打破了两人之间胶着不下的诡异气氛,说实话如果继续放任他俩这样下去,研究所可能又要重新装修了

  安迷修听了这话瞬间勾了唇角眉眼之中带了几分得意与欢喜,站起身绕开雷狮走到了卡米尔面前

  「卡米尔,我认为之前的那个方案或许可以在细节上进行一些改进,比如……」

  两人就这样同时忽略掉了雷狮的存在开始了长时间的讨论

  与安迷修的洋洋得意不同,雷狮此刻的脸色阴沉到可以滴出水来,他之前说什么来着?这个该死的骑士就真的在他面前将他看上的猎物夺走了,真是可恶

  雷狮靠在了安迷修办公室的墙上看着两人从门口一路聊到了沙发上,随后又到了办公桌前,两人各占一方,最后呢?

  看着已经并排坐在电脑屏幕前专注地看着文案的两人,雷狮只觉得自己的太阳穴突突突跳个不停

  「啊,时间也不早了……」安迷修抬头扫了一眼挂在墙壁上的时钟,惊觉竟然已经到了该吃晚饭的时间

  这一眼当然也扫到了仍旧靠在墙上的雷狮,〔真是有够坚持的……〕安迷修暗自咂舌,随后看向了身边的卡米尔

  少年海蓝色的眸中映出了电脑屏幕的白色光亮,在越发昏暗的室内反而更加明显,薄唇微抿似乎在考虑着下一步该如何修改方案使其更加完美,碎散刘海下的眉也有了皱起的痕迹

  帽檐下露出的小部分黑发松散地垂在被红围巾包裹住大半的白皙脖颈上,三种差距鲜明的颜色造成了极大的视觉冲击,让他看起来是那么的——

  〔秀色可餐〕安迷修被自己这个突然多出来的想法惊到了,无意识地舔了舔干燥的唇瓣,腹中的饥饿感越发明显

  「卡米尔」「嗯?」安迷修觉得自己必须尽快进食,否则这不断传来的饥饿感可能会严重影响自己的大脑

  不,不是可能,是一定

  「要不要先去吃个饭?文案的话可以等回来再看的……」

  卡米尔思索了一番,似乎觉得这话有些道理,小幅度地点了点头,同意的话还没说出就被另一个声音打断了

  「不去」维持同一个姿势太久而导致骨骼略微有些坚硬,雷狮直起身子伸了个懒腰,同时代替卡米尔直接否决了安迷修的提议

  他在看到安迷修的视线扫过来时就已经开始留意了,看着那个虚伪的骑士道对自己的弟弟用那种图谋不轨的视线盯了半天,他的怒气值已经快要满到溢出了

  而现在呢?那个傻×骑士道还想约卡米尔出去吃饭?

  雷狮周身的电火花越发强烈,甚至已经隐约能听见因为电流碰撞所产生的微弱爆破声响了

  如果他没看错的话,卡米尔已经点了头了,他要是再不阻止的话,很有可能在这时卡米尔已经和安迷修坐在哪个不知名的餐厅共进晚餐了

  霸占了他看上的人一个下午不说,还想着连带晚餐时间一同占去?

  呵,不存在的

  直接从另一边绕过办公桌牵住了卡米尔的手,将人拉在自己身边,这才慢悠悠地开口,「卡米尔说过他想去吃蛋糕了,我带他去就好」

  〔你哪里凉快去哪里好了〕安迷修分明读出了这样的潜台词,皱着眉头紧盯着雷狮

  〔恶党〕

  〔傻×骑士道〕

  t.b.不知道有没有c.

  小剧场————————

  剧场一(关于安迷修第一次与雷狮互瞪为什么要坐着)

  湮:安哥你为啥要坐着跟雷总互瞪啊?

  安迷修:……小姐我们能换一个问题么?

  湮:哦?可以啊,大不了下一part让你见不到卡卡嘛~来来来,我们……

  安:算了不换了,因为在下觉得……反正站在也要抬头互瞪还不如坐着,这样看着至少气势上不会输……

  湮:所以安哥你不仅没马甚至连身高都比不过别人?

  安:[膝盖中了一箭]

  剧场二(关于卡米尔为什么能忽略雷狮一整个下午)

  湮:卡卡为什么能一整个下午不理雷总啊?(雷总放下你的雷神之锤,咱们有话好好说!)

  卡:……因为我想变强,这样我才能更好地帮助大哥,所以我希望我能做出更好的方案,安迷修老师提出的意见我认为很有价值……

  湮:总的来说一切为了大哥?

  卡:……嗯…

  剧场三(关于雷狮一整个下午都在干什么)

  湮:雷总站了一整个下午不会累么?

  雷:你以为本大爷是你这种鶸么?站一个下午算什么?本大爷还能*卡米……

  湮:好了我知道了,雷总你一整个下午不会无聊么?

  雷:不会啊,看卡米尔看多久都不会无聊啊

  湮:对对对!他最好看!!!我爱他一万年!

  雷:哦?

——————————

  这下真的没有c.了

评论(1)

热度(126)